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高端专访

项兵:我们的野心绝不应该只是TOP10

时间:2011-06-16 11:30:30来源:http://www.mba.org.cn 2007年12作者:中国MBA网点击:

项兵:我们的野心绝不应该只是TOP10,MBA,MBA 人才,人才 论坛,个人 求职,企业 招聘,高级管理人才,工商管理 硕士,MBA培训,MBA 考试,MBA 辅导,MBA 联考,MBA 历年试题,MBA 考试 动态,MBA 招生简章,MBA 大纲,MBA 逻辑,MBA 数学,MBA 英语,MBA 远程,MBA 面试,MBA 案

    明知沃顿等用了百年才跻身全球前列、却敢提出“在十年内进入世界十强商学院之列”目标的,只有项兵。项兵是长江商学院教授及创办院长,曾任教于香港科技大学、上海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和北京大学,曾是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第一批(七名)核心教授之一。如今,兑现诺言的时间只剩下了5年,面对记者,项兵说:“我们的野心绝对不应该只是TOP10。亚洲正需要一个世界级的商学院,中国也需要,也许不止一个。”

  经济观察报:据说现在中国最顶尖的企业家六成都是您的学生,所以请您先评价一下中国的经理人群体。

  项兵:我这次去新德里参加两年一度的财富年会,感受很深。中国的企业家和印度企业家差距太大了,从企业家的层面,视野、思维、全球资源整合能力都不在一个层面。世界500强的老总,在中国区以外我真的很少看到我们中国人。所以我们第一匮乏伟大的商业机构,第二我们匮乏真正的世界级机构的领军人物,所以视野和思维的全球化我认为是不可或缺的。

  经济观察报:现在中国的企业家基本都已经是您的学生了,您不怕生源枯竭吗?

  项兵:我们有全球的野心,中国太小,要想成为一个世界级的商学院必须影响全球,必须征服主流市场,我们必须征服世界,不只是在中国做得优秀。所以我们的学费也是最贵的。

  经济观察报:学费进入了世界前10了,那您怎样让长江这个品牌也成为一个世界级的品牌?

  项兵:我们是超越品牌的,学生是全世界最优秀的,校友会是影响最大的,管理实践影响深远,教授队伍是世界级的,不需要去考虑什么品牌或者排名。我们绝对不会让排名的思路限制我们的发展。

  经济观察报:您不担心排名,但竞争越来越激烈,您担心市场份额吗?

  项兵:中国经济发展如此之快,我从来不担心,你做得非常优秀的时候,市场永远都不是问题,我从来不相信市场是个问题。管理教育我们“八字还没见一撇”呢,美国100多年还蒸蒸日上呢,市场有了问题永远考虑自己提供的产品是不对的,不是市场的问题,永远是我的问题。

  经济观察报:那您依靠什么去吸引和激励这些世界级的教授呢?

  项兵:第一教授治校。教授治校是世界级教育机构的一个先决条件,在亚洲我们绝大部分都是行政治校,如果行政治校,世界级的教授不会加盟的。

  第二,学校不能以盈利为目的,世界上所有的顶级教育机构都是私立的,学校存在不是为了市场化、商业化,学校存在的目的是创造一个伟大的教育机构。现在要么把商学院作为挣钱机器,要么必须挣钱才能活下去,我觉得这样下去我们的灵魂就受到侵蚀。

  第三,我们必须有差异化,因为你让一个斯坦福的教授放弃斯坦福,沃顿的教授放弃沃顿……这太难了,我就必须跟哥伦比亚、沃顿、斯坦福这些学校过招拆招。如果我们没有进入世界十强的详细路线图,他们不可能加盟我们学校。最了解商学院的不是排名机构也不是商学院,是大牌商学院的管理学教授。我这个十年的差异化路线图,详细的阶段性目标非常重要。

  经济观察报:您不太相信我们能自己培养出来世界顶级教授?

  项兵:太难了,要把全世界都看成是你的,不要总是想着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自创品牌,自主创新。我们提的“新洋务”就新在这里,不是老洋务的打法。派中国留学生学习洋人的东西,从意大利回来就能超越意大利的汽车设计和服装设计,可能性不太大。这是以中国应对世界,整合中国应对世界,这是不行的。我们长江就把全世界都看成是我们的,把全世界最优秀的全部拿下来,一步进入世界级。

  经济观察报:从另一个角度理解,就是我们和别人差距太大了?

  项兵:其实我做任何事情都不是说什么最先进就学什么,中国的管理教育从“司令”到“排长”都没受过训练,美国也许从司令到营长都受过良好的教育了,所以他们主要的业务是培养MBA,MBA是未来的领袖。但中国是白手起家,在中国这个现实的条件之下,EM-BA的重要性是无可置疑的。

  西方以及美国的主流EMBA和我们的EMBA差别是很大的,他们的EMBA主要还是针对中层偏高的一些职位的人,很少像我们针对这么高职位的,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学员65%都是董事长、总经理。我们的EMBA和他们的完全是两码事,所以从这点来讲我们的EMBA远远地超越了全球的任何EMBA,我们是独立的。

  长江的EMBA教育就非常独特。我们提倡“取势、明道、优术”,西方的管理学太“术”,至少我们认为首先是视野和思维,然后才是市场营销这些“术”。“术”很重要,但是是远远不够的。所以长江的最大差异化就是弘扬全球视野和思维方式,这个是超越战略和战术的,对我们国家的企业和企业家非常重要,你看多远,看多高,才有可能战略战术相配,术道合一是为了取势。

  我们一直在提倡“新洋务”,“从上往下看”是非常重要的,井底之蛙的战略之术永远是井底之蛙,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越来越多中国企业家必须学会“以全球应对全球”,不是“以中国应对全球”。

  另外一个方面,就是真正能整合亚洲、了解亚洲的学校很少,所以我们就邀请韩国、日本的全球非常优秀的教授,这样,我们亚洲的商学院的定位也形成了。美国顶级商学院只懂美国,不太懂亚洲;只懂发达市场不太懂新兴市场;比较懂现代企业,不太懂国企和民企。我们的颠覆式都冲着他们的弱点去的,我们不是复制。

  还有人文。在西方顶级商学院讨论跨文化交流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始练内功了,跨文化交流是个技巧问题。我们是全球第一家商学院把人文的课程加入进来。

  但是我们没有放弃最基本的,比如说一个商学院最核心的是他的教授队伍。忘掉所有的排名,一个学校的灵魂是他的教授队伍,必须有一批属于自己的世界级教授,才能称为“严肃的商学院”,七大学科必须有顶天立地的世界级教授,而在师资这方面,我们已经和世界十大商学院站在同一个平台,哥伦比亚想要的就是你想要的,斯坦福想要的就是你想要的,我们现在的竞争对手都是世界十大商学院。

  经济观察报:对中国的企业和企业家,您想说些什么?

  项兵:企业家也好,机构也好,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是视野和思维的超越。比如,最近我们太重视科技了,我们超越不了科技,我们就很难成为世界级的强国。因为美国的产业结构82%是服务业。沃尔玛、家乐福是没有核心技术的,星巴克也没有。所以不要把他作为成功的先决条件。

  我希望中国人能出一批全球的领导者,像印度人能做麦肯锡的全球合伙人,做百事可乐的全球总裁。我们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我希望我们长江商学院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有我们非常独到的一面,我们的视野和思维我认为是全球独特的。

  亚洲正需要一个世界级的商学院,中国也需要,也许不止一个。
  

 


(编辑: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