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高端专访

徐飞:国际化3.0时代从教授层面开始

时间:2011-06-16 11:30:30来源:http://www.mba.org.cn 2007年12作者:中国MBA网点击:

徐飞:国际化3.0时代从教授层面开始,MBA,MBA 人才,人才 论坛,个人 求职,企业 招聘,高级管理人才,工商管理 硕士,MBA培训,MBA 考试,MBA 辅导,MBA 联考,MBA 历年试题,MBA 考试 动态,MBA 招生简章,MBA 大纲,MBA 逻辑,MBA 数学,MBA 英语,MBA 远程,MBA 面试,MBA 案

    1903年, “冀为振兴中国商业起见造就人才,力图进步”,盛宣怀开办 “南洋公学高等商务学堂”,自此成为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的前身。

  作为最早在中国普及西方商业精神的先驱机构, “南洋公学高等商务学堂”最初即试图走一条国际化的道路。一个多世纪过去,西方的商业文明和精神早已在中国落地生根,中国商学院的国际化也早已远远超出当时单单委派留学生的“国际化”所堪比拟。上海交通大学校长助理、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执行院长、博士生导师徐飞教授说:“今天中国商学院的国际化,即将进入3.0时代,而即将进入的3.0时代,应当在教授层面开展,能在个体层次上,自觉、平等、深入地和海外同行进行交流切磋,由一种外在推动变成内在诉求。”

  访谈

  经济观察报:现在中国现代商学院的历史很短暂,很多国内一流的商学院只有20多年的历史,EMBA项目也只有5年的历史,但是大家一直有一个很大的愿望,就是期望做成亚洲,乃至于世界一流的商学院。您觉得相比于世界一流的商学院,中国的商学院应该朝哪些方向去努力?

  徐飞:现在 “一流”说得太多,有点泛化、异化,甚至有些庸俗化。所以,我们在使用这个词时非常慎重。要成为一流的商学院,有几个重要的 “一流”:一是一流的理念,二是一流的师资,三是一流的学生,四是一流的课程 (包括案例),五是一流的管理。有了这五个 “一流”,我觉得就称得上是一流商学院了。创建一流,无机可投,无巧可取,必须从长计议,踏踏实实,苦练内功。

  但在实现 “一流”的途径上,确有一些手段和方式值得借鉴。参与国际评估和认证,就是一种重要的手段。目前,有许多国外精英商学院的认证。像美国的AACSB,欧洲的EQUIS,英国的AMBA等。现在,交大安泰正在积极参与国际认证工作。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明年1月份,我们有望通过AMBA认证;明年3月份,将通过EQUIS认证。我们准备再花2到3年的时间,通过AACSB认证。

  认证的过程,其实是一个 “对标”的过程,知道自己哪些方面尚有较大的差距,从而明确努力的方向。通过扎实有效地推进认证工作,实现从 “商学院的国际化”到“国际化的商学院”的转变。

  经济观察报:那目前的主要差距在哪里?

  徐飞:现在中国的商学院和欧美商学院的最大差距还是在师资。这是所有问题里最突出、最尖锐、最亟待解决又最难以解决的一个问题。

  但再难也必须面对。具体的举措,不外乎培养和引进两种。这些年来,交大安泰一方面加大从海外引进人才的力度;另一方面,通过“海天计划”和 “青年教师特训营计划”等,把一些有潜质的优秀中青年教师,通过访问学者、短期交流、博士后、联合案例开发等多种途径,送往哈佛、MIT、沃顿、斯坦福、哥伦比亚大学、康乃尔大学等一流大学商学院,师从一流的教授,体验一流的课程。同时,学院加大 “请进来”的力度,已邀请多位海外著名学者来院讲学,和我们本院教授做联合研究,通过这些努力,师资水平得以明显提升。

  经济观察报:在您的印象或者理想当中,符合商学院EMBA教学平台的教授,应该具备什么样的能力?

  徐飞:面对一群努力、实力、资历、阅历甚至 “势力”皆具的EMBA学员,要站住这个讲台,没有足够的功力,是难以想象的。简单地说,合格的EMBA教授,应该具有 “顶天”和 “立地”的能力。

  所谓 “顶天”,是指教授的知识结构合理,学术功底扎实深厚,对学术前沿有清晰的判断,对自己研究领域的问题有深刻的洞见。所谓 “立地”,就是要解决问题,尤其要解决中国当下经济管理中的现实难题,不管是宏观层面、中观层面,还是微观层面。解决之道不能夸夸其谈,必须可操作、可执行、有实效。要把 “中看”、 “中听”和 “中用”相结合,把 “形而上”的理念和 “形而下”的实践相结合,把 “学以致知”和 “学以致用”相结合。

  经济观察报: “顶天”和 “立地”,跟您前面所讲的,商学院的国际化有没有什么内在的联系?

  徐飞:现在, “顶天”和 “立地”两方面都存在问题。首先,“顶天”不够。如果严格按照国际标准来评价,我们的教授在具有国际眼光和国际水准方面,还有不小的差距。一个简单的事实是,在国际顶尖学术杂志上发表论文的中国教授,毕竟不多。即便已经在SCI或SSCI上刊发的论文,其影响因子也不大。目前,大多数国内商学院的教授,尚不能与国际同行进行平等的交流与对话。

  这里扯开一点讲。我以为,今天中国商学院的国际化,即将进入3.0时代。大体而言,从改革开放伊始,至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是商学院国际化的1.0时代,我称之为S时代。那时的国际化,是从学院层面 (SchooltoSchool)展开的;从九十年代中期到2010年,是国际化的2.0时代 (称之为P时代)。其特征是,国际化主要通过学位项目、交换交流等项目 (Pro-gramtoProgram)来推动;而即将进入的3.0时代 (谓之F时代),应当在教授层面 (FacultytoFacul-ty)开展。只有当我们的教授能在个体层次上,自觉、平等、深入地和海外同行进行交流切磋,由一种外在推动变成内在诉求时,国际化才真正扎下了根。

  话收回来,接着谈 “立地”方面的不足。国外商学院的很多教授,他们肯下大功夫去深入研究产业、行业和企业的现实问题,具体方式包括访谈、问卷、调研、案例开发、联合研发和咨询等多种形式。在企业担任独董或顾问的不在少数。相比之下,近些年来,我们的教授在承担纵向课题的同时,虽然也越来越多地参与一些横向课题,但由于传统意识和现行的考核体系,重 “形上”轻 “形下”,重“纵向”轻 “横向”,重 “学理”轻“操作”的情况,依然相当普遍。

  交大固然有许多非常棒的教授,但要大部分都符合理想的要求,还需假以时日。

  经济观察报:基于这个认识,安泰对于未来有怎样的学院发展战略?

  徐飞:关于今后的发展战略,一是要狠抓课程建设。近来,我们对质量的认识又有了深化。质量不仅是控制出来的,更是设计出来的,这和我在其他场合常讲的一句话 “布局决定结局,定位决定地位”一脉相承。

  二是更加坚定不移地走国际化的道路。国际化既是我们的目的,也是我们的手段。我们要加大国际化的力度。此外,若作更长远的思考,未来国际化的方向,将是 “以我为主”的国际化。要从现在较多的 “听欧美发言”,走向我们 “向世界发言”的高级阶段。


(编辑: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