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高端专访

企业战略管理是黑夜中的灯塔--访北大资源学院企业管理学院院长阎

时间:2011-06-16 11:30:30来源:http://www.mba.org.cn 2007-7-作者:中国MBA网点击:

企业战略管理是黑夜中的灯塔--访北大资源学院企业管理学院院长阎雨 ,MBA,MBA 人才,人才 论坛,个人 求职,企业 招聘,高级管理人才,工商管理 硕士,MBA培训,MBA 考试,MBA 辅导,MBA 联考,MBA 历年试题,MBA 考试 动态,MBA 招生简章,MBA 大纲,MBA 逻辑,MBA 数学,MBA

    中国企业很多没有战略管理,或叫“伪战略管理”,看起来有实际上没有。他的那个战略管理是说给别人听的,甚至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战略管理,如:我们要做到500强。这是战略吗?真正的战略管理建立在自身发展条件上,对企业的一个长远发展设计,在设计过程中要关注现有资源,产品市场等很多领域。判断标准是:第一企业有没一个明晰的战略发展规划;第二发展规划是不是有执行力;第三出现问题后企业能不能修正。战略管理必须具有分析、选择、实施、修正这四个要素。

  价值中国:您的研究方向之一是企业战略管理,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这方面研究?当时是出于什么偶然和必然因素开始从事企业战略管理?

   阎雨:大学时就有兴趣,真正去关注也就近几年。从2000年参与企业经营开始关注,后来读书就读这个专业。因为参与到企业中,发现企业面临战略管理问题,在和其他企业接触中发现也都面临着同样问题,后来在研究过程中发现中国企业的战略管理问题很严重。不过相对而言还是研究得比较浅。我们几个学界朋友希望能提出中国战略管理理论,筹备了很长时间,可离期望还很遥远,现在环境也还没具备。

   价值中国:请介绍一下“企业战略管理”概念及其在企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

   阎雨:在我看来,战略是一个企业的灵魂,如同灯塔。没有了灯塔,企业在茫茫黑夜中走,肯定会迷失方向。战略管理包括四部分:战略分析、战略选择、战略实施(或控制)和战略修正。首先要诊断企业并进行分析。最早提出的战略管理只是做一个发展设计,只关注企业内部;后发现只关注企业内部还不足已让企业有序经营;于是开始关注外部事物,发现产业问题;但后又发现选择了一个好产业并不意味着成功,企业还面临着发展瓶颈;最后回到企业内部,也就是企业核心竞争力问题,拥有企业核心竞争力后才可以向前发展;可有了核心竞争力的企业也不一定就能发展好;又发现竞争不单单是竞争问题还有竞合,有竞争有合作。战略管理理论有这么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战略管理至始至终都产生于实践。战略管理不仅是一种理论,而且为现实企业服务。和经济学不同,经济学所有理论都建立在两个假设(经济理性人和稀缺)之上。“经济理性人”假设就存在问题,并不是所有人都是理性经济人,人很复杂。有其价值需求,理性的经济人只是利我,凡有利于我的才会去做。按照马斯洛理论,生存安全问题解决后还有爱、社会价值、尊重的需求,这三个需求就不是简单的经济利益。人不仅是经济人而且是社会人,人的复杂还不足以用“社会人”来概括,还涉及“文化人”,有价值判断。

   战略管理作为一个学科成立得比较晚。“企业战略管理”作为一个词在1976年出现,安索夫第一次提出战略管理概念。当时背景是,70、80年代,企业经营规模和总量发展很快,于是普遍面临跨国和多元经营问题,由卖方市场转向买方市场,需要企业整合,于是产生“战略”概念。战略管理这十几年发展很快,管理在实践中产生,是在实践中过程中解决问题一系列方法。这些方法最终形成理论,成为一门学科。

   中国不少学者提出“古典式管理”、“中国式管理”、“太极式管理”等理念,在某个点上具有爆破性,但在我看来,这个点也存在问题。如:太极管理强调“和谐管理”,中国管理基本上是从文化角度来看,立足于传统文化,这就存在一个悖论。中国文化是农耕文明的产物,农耕文明与现代社会完全不同,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同一个文化再解读就存在问题。这个时代产生的东西套到那个时代听起来有道理,但实际上是一种逻辑的悖论,文化的内涵已发生变化,实际上只是借助文化之壳。同时在诠释“点”的过程中用的是潜规则,包括灰色文化。

  价值中国:就您的企业咨询经验,您觉得中国企业面临的管理问题是什么?

   阎雨:各个地方企业面临的问题有所不同。南方企业面临的现实问题是治理结构,如:核心竞争力。那些企业多是加工业做起,完成原始积累后面临管理升级,其中最主要的是战略管理。面对这种管理升级,自身文化结构不能支撑,就必须寻求外力支持,外力就是一些咨询机构。南方企业之间也又不同,苏南企业产权问题比较严重,很多企业一开始是乡镇企业,发展起来后,责权利关系出现问题,资产归谁呢?企业做大做强后,政府会参与进来,虽然很多与政府没关系。中国企业多是草根企业,三两个人一承包就干起来了,对产权关系谁具有更多话语权,现在已经说不清楚,因为产权结构模糊。如:当时这个企业属于生产队,现在生产队已经没有。这其中谁更有话语权呢?应该说是经营者。实际情况也不一定,看谁更强势。

   西部企业面临管理理念更新问题,因为西部企业还是国企官僚机制作风;而东北老国有企业就面临改制问题。第一,中国很多企业面临的问题自身解决不了;第二制度给其提供的解决问题的思路不广阔,关键是理论界没给他们提供好的指导,所以截至目前中国还没建成适合中国企业发展的管理理论。一些西方咨询公司给中国企业做的战略管理有些并不适合中国企业发展,实达的失败就是个例子。这可能是个西方管理理论如何本土化问题。中西文化差异大,中国管理研究还存在问题,第三是本身企业比较稚嫩,第四是信息不对称。

  价值中国:您诊断过的比较有意思的案例是什么?

   阎雨:做女性纸用品的天津小护士,兄弟俩赤手空拳打天下。企业做大后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战略成型,由于在市场利好情况下,盲目上项目、设备,造成固定投资过大以致资产沉淀,沉淀后激活就困难,最重要的是资本盈利率比较低;同时还面临品质管理问题。于是我们根据科特勒的营销理论和新7S理论重新给他们做了一个战略规划。他们现在占领北方市场的40%,这个市场比例已很大。如果企业没有品质的提升,其市场份额已经是极限。于是规划要求开拓南方市场,包括海外市场。

   价值中国:就您的经验如何判定一家企业是否有战略管理?

   阎雨:中国企业很多没有战略管理,或叫“伪战略管理”,看起来有实际上没有。他的那个战略管理是说给别人听的,甚至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战略管理,如:我们要做到500强。这是战略吗?真正的战略管理建立在自身发展条件上,对企业的一个长远发展设计,在设计过程中要关注现有资源,产品市场等很多领域。判断标准是:第一企业有没一个明晰的战略发展规划;第二发展规划是不是有执行力;第三出现问题后企业能不能修正。战略管理必须具有分析、选择、实施、修正这四个要素。

  价值中国:企业一成立就应有战略管理吗?在您看来,为什么不少企业没有战略管理呢?没有战略管理的企业如何补上这堂课?

   阎雨:要有,也不是说有一个班子专门管,关键是管理层思想意识中要有战略发展规划。战略管理不是某个人,某个人可能可以代表一种管理方法,而战略管理是整个决策层都要明晰和认知的。没有战略管理是因为他们不懂战略,或没有这方面智力资源。有些企业有战略管理也只是一种朴素的战略管理,是一种自发而不是自觉的状态。我想只能借助外力来补这课。

   价值中国:您如何看待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

   阎雨:是市场经济没错,不过是“老百姓的市场,官府的经济”。老百姓的市场指老百姓衣食住行都要去交易,为什么是官府的经济呢?很多东西是官府垄断的,如:电信、石油、铁路。承认中国市场地位的国家越来越多了,不过基本上是权力市场经济国家,生产要素不能自由流通,最起码是不完全的市场经济。

   价值中国:您已从事企业战略管理研究多年,您觉得目前中国企业战略管理研究中存在的问题有哪些?

   阎雨:案例分析存在很多问题:第一做案例的方法有问题,第二是中国很多案例是假案例,因为核心数据采集不到,甚至很多上市公司信息的真实性也值得怀疑,这就造成中西方学术差异大。管理方法研究有定性和定量研究两种,其中定性研究包括两个:一是案例,一个是比较分析;定量就是数据分析。在中国做企业管理的学者基本上很少用这两种方法,从头到尾拿一个案例就得出一个结论,甚至两个案例就得出一大片结论,这很奇怪。西方管理学界在案例分析过程中有一系列系统研究方法;我国比较研究很简单,在西方企业发展史最起码要贯彻四十年,在这个基数上来进行理性分析。《蓝海战略》作者之一W·钱·金曾说“我们没有观点,数据就是我们的观点“。而中国恰恰相反,是先有观点后找例子去证明观点。看起来是言之凿凿,实际上存在逻辑悖论。

   一是研究基础不扎实,企业成长数据采集不到;二企业成长不成型,今天看好的一个企业明天就完蛋了。德隆老总唐万里刚当上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可没多长时间就出问题了。现在很红火的企业你能保证它能活几年呢?如:秦池、顺驰。这说明中国企业还很不成熟,发展快,死也快,未成型。入世后外边的游戏规则会慢慢融进来,像金融,外国银行进来了很好。总的来说是量变到质变,会慢慢好起来。中国文化对企业发展在某些方面是促进,但更多是阻碍。  

(编辑: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