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高端专访

视野:看顶尖商学院如何管理自己

时间:2011-06-16 11:30:34来源:http://www.mba.org.cn 2007-7-作者:中国MBA网点击:

视野:看顶尖商学院如何管理自己,MBA,MBA 人才,人才 论坛,个人 求职,企业 招聘,高级管理人才,工商管理 硕士,MBA培训,MBA 考试,MBA 辅导,MBA 联考,MBA 历年试题,MBA 考试 动态,MBA 招生简章,MBA 大纲,MBA 逻辑,MBA 数学,MBA 英语,MBA 远程,MBA 面试,MBA 案例,商

    如果商学院觉得自己有一件事很在行,那就是指导公司在各自机构中执行变革。如今,商学院得身体力行,教以致用了。

  人们一度普遍担心,MBA课程学而无用,所以过去数年,几乎每所名实相符的商学院都在仔细考察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

这些商学院究竟是怎样推进改革的呢?事实可能证明,这会成为知识型公司和其他学术机构的行动指南。

  很多顶尖商学院面临同样的批评,大多数采取了类似的解决方案,但执行课程改革的方法极少雷同。有些商学院自下而上进行变革——先说服教员们改变——另一些则从高管层面入手。

  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艾维(Ivey)商学院院长卡罗尔•斯蒂芬森(Carol Stephenson)在该校任职前,曾在IT行业有过长时间工作经历。她把这一做法称作一项商业命题。

  “我们把它当作一个大项目,采用项目管理原则。”

  她说,成功的关键,是确保时刻应对变革,然后成立专门小组完成。该学院先从调查内部人员着手:82%的人认为,商学院已做好变革的准备。

  “对于公司部门而言,这个数字已经很理想了,”斯蒂芬森女士说。她表示,一旦教员和员工动摇,她总是可以重提这个数字。

  制定时间表尤其重要。“我认为,有时候人们会放任自流,”她说,“希望情况事态会自行消失。”不到一年的时间,艾维就启动了一项全新课程:从美国传统的两年制学位转为欧洲式,一年便完成MBA课程。

  斯蒂芬森女士自上而下的方法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哈斯商学院(Haas)采用的方式形成了鲜明对比。哈斯商学院花了一年时间,才说服教员采纳新课程。院长汤姆•坎贝尔(Tom Campbell)是位职业学者,性格温和,行事从容不迫,以确保协作方式的运作。

  他承认,这一点与企业界不同。“我认为,他们[公司]会削减内容。要是我采用那种方式,就成功不了。”

  “当然会有成功者,也会有……成不了的,”他说,“这并不意味着‘不',而是‘时机未到'。”

  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院长乔尔•波多尔尼(Joel Podolny)相信,说“不”是整体变革的一部分。耶鲁进行课程改革时,部分教员失去了他们最喜爱教授的课程,但波多尔尼教授说,这些教授并没有获得讨价还价的权利,来弥补他们的损失。“说到文化变革措施时,讨价还价是行不通的。我对这点深信不疑。”

  他说,教授们可以做的,是帮助耶鲁建设成世界一流的商学教育场所。“我的确相信,教员们强烈渴望人们视[耶鲁]成为领袖。”

  同斯蒂芬森女士一样,波多尔尼教授认为,巨大的变革需要教授们的支持。“我一进耶鲁就感到,教员们都觉得,该是学院进行改革的时候了,”他说。

  斯坦福大学也是如此。2002年,斯坦福大学教授杰弗里•普费福(Jeffrey Pfeffer)声称,MBA学位基本上与商业成功无关。为此学术界对斯坦福大加挞伐。

  斯坦福大学的改革是根本性的,今年秋天入学的新生将会接受与学长们完全不同的课程教育,商学院电子商务、战略管理和经济学教授加思•塞隆纳(Garth Saloner)如是说。课程将更适应个人能力发展,小组规模将缩小,研究会增加,同时须具有海外经历。

  塞隆纳教授说,要使方案行之有效,重点是管理教授。“教室里坐的都是些想得到深刻思想的人,如何获得他们的好评呢?”

  他说,斯坦福的解决办法,是设计一种同时有利于学生和老师的课程。学位课程修改后,其核心就是对核心课程进行了改革:学生不必坐在同一间教室听会计、金融或者市场等课程。例如,合格会计师可以加入学习小组,共同探讨更高深的问题,而不是初学者的内容。

  “这样,教授们就有机会和一群学生讨论他们(教员)感兴趣的问题,同时,也是学生们很关注的话题。”

  制定时间表也有助于让教授们喜欢上课程改革。“得有创造力,给教员充分的时间做研究,”塞隆纳教授说。这样做的好处是,如果教员已做好准备集中时间完成教学任务——新MBA课程要求学员通过工作坊一周五天进行学习,教员进行长期研究所需的时间就有了保障。

  塞隆纳教授说,斯坦福教员“已开始行动……我对反响十分满意。”耶鲁大学的情况大致也如此。

  所有商学院传来的信息都认为,认真管理教员十分关键,同样,承认变革很有必要也至关重要。波多尔尼教授也认为,在学术背景下,与递进式变革相比,进行大规模全盘变革相对容易,因为教授们喜欢实验和冒险。此外他表示,这样做也更有趣。


(编辑: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