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高端专访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魏杰:经济改革已进入新体制磨合期

时间:2011-06-16 11:30:29来源:http://www.mba.org.cn 2008年2月作者:中国MBA网点击: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魏杰:经济改革已进入新体制磨合期,MBA,MBA 人才,人才 论坛,个人 求职,企业 招聘,高级管理人才,工商管理 硕士,MBA培训,MBA 考试,MBA 辅导,MBA 联考,MBA 历年试题,MBA 考试 动态,MBA 招生简章,MBA 大纲,MBA 逻辑,MBA 数学,MBA 英语,MBA 远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是中华民族在中国近现代史上所做出的最伟大的创举。这场伟大的创举自1978年开始至今已三十年,其间经历了两个重要阶段,一个是新体制的大规模建立期,一个是新体制磨合期。对于新体制的大规模建立期的研究,我们已在《动摇不得——中国经济改革的若干问题》一书中做了详细阐述,这本《崛起中的磨合——中国现实经济问题》则是主要研究新体制的磨合期,因此,本书是《动摇不得——中国经济改革的若干问题》一书的续集。

  我国经济改革已从新体制的基本框架构建期,进入新体制的磨合期

  本书虽然同前书《动摇不得——中国经济改革的若干问题》一样,仍然是将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理论与实践作为研究的主线,但《崛起中的磨合》与前书的区别在于:前书以历史进程为线索,分析了我国三十年来经济体制改革的发展进程,阐述了我国经济体制如何从传统体制转向了新体制,并描述了我国新的经济体制的基本框架;而本书的任务,则在于分析已基本建立起来的新经济体制如何巩固和完善。我认为,我国新的经济体制的基本框架已经基本建成,因而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已从大规模的体制急剧变革,转向对新体制的巩固和完善,也就是从新体制的基本框架构建期,进入新体制的磨合期。新体制磨合期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一个极为重要的新时期,这个时期有许多新问题和新挑战,需要我们对这些新问题和新挑战具有清醒的认识和良好的应对措施。对于新体制磨合期的研究,正是本书着笔的重点。由此可见,如果说前本书的重点是描述已发生的改革的历史进程的话,那么本书则是偏重对现在及未来的新问题的分析,也就是对新体制磨合期的分析。

  现在的问题是要对新体制中需要巩固和完善的地方进行重点分析和推进

  这本书在写法上也完全不同于前一本书。前一本书在于追求理论的体系化和历史的顺序性,而本书则是主要针对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磨合期所出现的各种热点问题,分别进行专项分析,并未注重体系化,因而可以说每个所分析的问题都具有独立性,在本书的编排上有点像论文集。同时,本书在注重系统分析的基础上,更强调针对性,所以本书具有论战性。这样写的目的,在于强调时效性和对策性。而且,中国新的经济体制的基本框架已基本形成,实际上已不需要再通过体系化而做系统分析了,现在的问题是要对需要巩固和完善的地方进行重点分析和推进,这是新体制磨合期与基本框架构建期的重要区别。

  我一直认为,我国经济体制改革从2004年开始,已从基本框架构建期进入到新体制磨合期。我为什么这样认为呢?因为2004年在中国改革的历史进程中有两个重要的标志:一个是出现了怀疑甚至否定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思潮,这说明新体制已基本建成,新体制已从过去的企盼成为现实,但成为现实的企盼,却并没有人们原来想象的那么好,它虽然给人们带来了比传统体制多得多的好处与利益,但同时也带来了人们原来并没有想到的情景,例如带来了收入及消费差距拉大,这与人们原来所企盼的目标似乎相差甚大,因而新体制开始检验人们对它的承受能力,那些承受能力差的人,开始抵制新体制了,这就使得怀疑甚至否定新体制的思潮必然产生,人与新体制的磨合开始了,新体制磨合期到了;另一个是新体制需要完善的地方也充分显露出来了,例如民生问题、社会和谐、科学发展等问题,已成为人们非常关注的重要问题,因而推动民生,强调和谐、科学发展,就成为完善新体制的重要内容,这也表明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已从大规模变革期,也就是从新体制的基本框架形成期,转变成为新体制的磨合期,这个时期的重点在于对新体制的巩固与完善。因此,我们的研究应该从对新体制的基本框架确立过程的分析,转向对新体制的磨合期的分析。如上所述,新体制的磨合期是从2004年开始的,因而我对此问题的研究也是2004年开始的。所以,本书就是我这几年以来的研究成果。

  “挣扎着进步”,反映了我现阶段的研究状态

  当然,对于新体制磨合期的研究也是艰辛的,这不仅仅是因为新体制磨合期具有复杂性,而且也因为我自身具有力不从心的原因。我记得2007年8月的一天,在甘肃省政府工作的一位经济学界的老朋友给我打电话说:“经常看到你一些新的研究成果,看来你仍然在不断进步!”我不假思索地当即回答说:“我是在挣扎着进步”。“挣扎着进步”,反映了我现阶段的研究状态。作为经济学人,自己总有一种冲动,那就是总想对中国经济发展中的新问题,做些探讨和分析,甚至总想提出一些“救世良方”。这种冲动不知是来自于我的社会责任感,还是来自于我的职业的惯性,但总是有冲动,而且有时还很强烈。但很遗憾的是,面对中国经济“一日千里”,变化和发展都很速猛的局势,自己似乎开始知识老化,思维迟钝,跟不上形势,对中国经济的不少新问题都难以求解,但又要去力争求解,所以只能很吃力地“挣扎着进步”。不过,虽然是挣扎着进步,但总是对一些问题有些思考,这些思考也还被不少人所认同,因而自认为整理出版这些思考还是很有意义的,所以整理出版了这本书,作为对《动摇不得——中国经济改革的若干问题》一书研究的延续。

  新体制的磨合期有三个明显特点

  新体制的磨合期,与新体制的基本框架构建期相比,有三个明显特点:一个是出现了在新体制基本框架构建期并没有出现的新问题,例如民生问题、社会和谐问题、科学发展问题、国际收支失衡问题等,都成为新体制磨合期的重点问题;二是有些老问题以新的形式表现出来,例如宏观上的总需求膨胀这个老问题,虽然仍然存在,但不再表现为消费品价格的上涨过快,而是表现为资产价格的高价位运行,从而使得经济泡沫的压力大于通货膨胀的压力;三是经济决策的方式和过程与原来相比有了很大的变化,决策的科学程度与利益的博弈紧密联系在一起,有时甚至出现科学的决策会因为其与利益有冲突而被延缓,甚至扭曲。决策的科学性实际上已经不可能成为决策的唯一标准,利益博弈也成为决定决策的重要因素,甚至有时成为决定性因素,因而决策过程显得极为复杂,甚至会出现科学决策与公众相抵触的奇怪现象。总之,新体制磨合期有许多自身的特点,所以本书所探讨的问题,与《动摇不得——中国经济改革的若干问题》一书,有很大的差异。因此,虽然这两本书都是研究中国经济改革的理论与实践的,但在内容上有着重大的差别,这反映了中国经济改革的不同时期的特点。

 


(编辑: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