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高端专访

对话首届中国十大杰出经理人周简

时间:2011-06-24 16:44:00来源:http://www.mba.org.cn 2006-6-作者:中国MBA网点击:

周简,生于浙江杭州,1993年毕业于杭州大学,前往海南先后担任海外时报、海南日报等媒体新闻记者8年;1998年攻读英国威尔迅大学MBA,2003年获得首届“中国十大杰出经理人”称号、品牌整合专家;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MBA学术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企业文化研究会特邀研究员

  周简,生于浙江杭州,1993年毕业于杭州大学,前往海南先后担任海外时报、海南日报等媒体新闻记者8年;1998年攻读英国威尔迅大学MBA,2003年获得首届“中国十大杰出经理人”称号、品牌整合专家;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MBA学术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企业文化研究会特邀研究员,中山大学MBA、EMBA课程客座教授。
  
  曾先后历任:深圳海王集团星辰药业市场总监、东方集团/东方家园营销总监、远大空调有限公司副总裁、远大管理学院院长,现任香港艺峰实业投资集团执行副总裁、中国区CEO。
  
  曾先后为“中山大学高等继续教育学院、湘潭大学、广州人事局培训中心、娃哈哈集团、百事可乐、东方集团、重庆赛诺医药集团、亚太酒业、北京报业新闻大酒店、中讯天创通讯集团、中核集团、正虹饲料、海润珍珠、虎牌啤酒”等近百家企事业单位提供各类专题讲座、专业咨询。并多次作为嘉宾应邀参加各类管理营销类高峰论坛。
  
  【搜狐焦点记者】周总,作为职业经理人,你对人生是怎么规划的?
  
  【周简】我觉得对我来说,有可能让我到五十岁的那一年,还有近十年的时间,我能够非常骄傲地对我的儿子说,你父亲曾经如何如何,我可以沉淀下来,可以写很多东西。我现在想写很多东西,比如说在远大的日子,因为远大是非常有名的一个企业,每天国内国际的,像温总理、吴邦国这些领导去视察,国际国内的一些大企业在哪里交流,他有很多的管理上的、营销上的、理念上、概念上的突破,包括对人文的突破,包括对人本性的一种剖析,能够激励你的斗志,把你的潜能发挥出来。
  
  我在东方家园的时候,做过全国最大的建材市场,面对百安居、欧佩德等这种巨头,如何做市场,如何在品牌战略定位,如何来扩展整体的品牌效益,如何进行资源整合。我觉得这真的对我来说这种经历有很大益处,我从这些民营企业家身上,或者说很有名的企业家身上,看到中国企业,或者是中国其他的行业的希望。张宏伟,他在国际上成为资本运营专家,还称为华尔街的大鳄,还有制造业巨头张跃,他们做得非常成功。
  
  从他们身上,我想都有他们的独到之处,能不能整合起来呢?包括我自己在北大纵横商学院也从事过一些教学工作,也经常到中山大学、中南大学、华南大学、华南理工去讲学。要问我为什么要上课,除了提升自己开阔视野之外,我最大的愿望是希望我以后可以生活比较充实,可以写写书,讲讲课,写写不敢说是回忆录,可以写我见到的所看到的,所见所闻,讲给我的学生们听,或者跟其他的人分享,这是我很大的愿望。
  
  【搜狐焦点记者】现在象联想、华为等很多都有类似的书,你认为你的成功得益于哪些方面?
  
  【周简】对啊,我很关注这方面资讯。高盛中国的总裁去美国财务部做部长,他的得力干将吴祖六,高盛中国的董事长,我多次有幸得到吴总的指点。在我的朋友当中,有特别奇怪的一个现象,我所有的朋友都比我有钱,要不就比我有势,我是最没有钱最没有势,但是我自以为是最受欢迎的。我觉得有可能人家欣赏我的亲和力,欣赏我的感染力,或者是比较他们在经营当中的一些困惑,有可能说明身在庐山不识庐山真面目,我退一步,作为局外人,作为咨询谈一些我的想法,会让他们感到有些启发。一个经理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学习,每天知识都在更新,我经常会定期不定期地去书店买一些书回来,你要注意一些新的知识出来,要去了解,要去感悟。
  
  很多人问我呆得住吗?我说我呆得住啊,我在网上学习,自己看书。在北京也好,在长沙也好,在广州也好,在深圳也好,我都做过,但是每天都去HAPPY,不敢说是花天酒地,至少会很累,每天的精力不够用。
  
  我原来的性格比较火爆,我是比较急性的人。可能现在我更沉了一些,想问题更深了一些,表面上的一些跳跃,所谓的激昂或者是咄咄逼人,这并不是一个强者的表现。这跟我讲课风格是一样的,03年我讲课是很有激情的,05年起我讲课我是很从容了。这是一个转变,这也是性格的转变。
  
  我讲完课以后名片都会发完,很多人跟我合影,小有名气,大家也会问很多的问题,比如说我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的成功之道。不敢说成功,我觉得有两点,第一永远与自己优秀的人交往,这个优秀不仅是他的学历或者是钱比你高,而是他的性格优秀,有可能他打高尔夫球的优秀,有可能是他投资的优秀,有可能他对文学对意识或者某一个领域就是你的老师,你把他学过来,这就是你的知识。
  
  第二点,学习,不断地学习,不断地提升自己。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都在变化,唯一不变的就是变。
  
  【搜狐焦点记者】您对职业经理人这一定位怎么看?
  
  【周简】回头可以看我们的生产经营,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做职业经理人要知道自己的定位在哪里,这很重要,不能功高盖主,因为你毕竟是企业的管理者,不是企业资本的拥有者。你的职业道德,职业技能。包括你的言谈举止,如何磨合好企业领袖跟职业经理人的关系,这也是经理人能否成功的很大的因素。
  
  【搜狐焦点记者】在东莞这个小镇上做一家家具企业,从你个人来讲跟以前有些什么不一样?
  
  【周简】是会有些不一样,但是其实更多的企业产业没有高低之分,更重要的是你自己的是以什么样的心态看待这个问题,有可能原来在远大,在东方家园,所谓的大卖场,在闹市非常大的卖场跟现在接触的人不一样。
  
  一开始我有些困惑,觉得自己的价值不一样,在远大是出差跟张跃总裁坐私人喷气式,是民营企业的领袖级人物零距离的接触,我觉得现在要进入一种相对反省或者是比较沉淀的一种阶段,这对一个职业经理人是很重要的,也是必要的。
  
  事实证明我服务过的,包括企业的领袖对我是很不错的,至少还是有点感情。
  
  我经常会出去讲课,这倒很好,我们的老板也比较支持,去学习一些新的东西,去北京、上海、厦门、广州等等都有。因为关系的人脉还在的,我还是职业经理人大讲堂的客座教授等等,我觉得在这里领导我的团队做这些事情也是很快乐的事情。
  
  【搜狐焦点记者】您能简单说一下您的经历吗?
  
  【周简】我是浙江杭州人,杭州是一个人杰地灵,所谓比较灵秀的城市,一般人很少出来,但是我在杭州大学上完大学以后,93年毕业,然后就做记者,在一家晚报社做记者,海南日报组建大特区,要在全国各地抽调一些所谓的精英,我去了海南,在海南日报做记者,应该讲干得挺开心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还有很多的朋友,包括圈内的同志在劝我,离开这里,是不是应该去做做企业,作为财经记者,我接触到了所谓的MBA,我98年学MBA,英国威尔士大学中国分校,读出来以后通过朋友的引荐,第一次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经理人生涯,那是2001年的时候,先到海王,那时候是做市场总监。
  
  然后来到艺峰,在艺峰一直做市场总监,接触了很多的商业品牌,然后通过猎头到了东方家园总部担任市场总监,东方家园所谓的全国市场的视野,所谓大卖场的品牌运作,大卖场的运营整合,给了我很大的收获。
  
  04年11月份到远大,在远大更多的是制作化与程序化管理,远大号称是民营企业制度的教父,有362个文件,120万字,一直细化到员工应该刷牙刷几分钟都有规定,也号称是比较严格的一种管理。在远大的确也创造了36个全球第一,连续五年荣获中国最受尊敬的企业,这是很不容易的。
  
  我承认我是一个比较怀旧的人,也是比较感恩的人,当艺峰处在一个突破国际瓶颈的时候,处在急速高度发展,需要进行资源整合,需要进行团队建设,整个企业从制造型企业转型为学习型企业的时候,有可能我的回归,或者我的加盟能够带来一些质的变化,对我本身也是一种挑战。也很重要艺峰总裁黄进财的个人魅力。
  
  从几千万到上亿,从几个亿到十几个亿,这本身就是一个突破,简单看是一个数据的变化,更多的是企业本身的一种竞争力,是团队、品牌、运作的案例。我想我能够学到很多东西。
  
  在这期间,03年的时候被中国企业家协会、中国劳动人事报、中国市场学会等几家媒体评为2003年“中国首届十大杰出经理人”,在人民大会堂给我颁奖。
  
  通过这样的平台也认识了这方面的比如学术界的包括国际的咨询公司、传媒公司的一些大腕级人物。比如说樊纲,中国的经济学家,也比如说比较有名的陈一枫,香港精细整合的CEO,现在很有名的,还有第一财经日报的、原来新营销的杂志社的总编秦朔,也学到很多的东西,在有关的营销峰会上和论坛上,我代表一些企业做一些演讲。
  
  我觉得更多的是心态的问题,认可的做大做小是一样,关键问题是做大做小不重要,关键是把事做好。很多人说我是一个感性,或者是比较追求完美的人。喜欢钻牛角的人,我总认为,这大概也是一种偏执,而往往成功也是要有这种精神的。比如说我昨天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客户来,我会叮嘱我的秘书两三回,晚宴时要找一个带洗手间的包间,其实带洗手间是很简单的事,为什么不能把事情做完美一些?同样是包厢,为什么不能找一个有洗手间的包厢呢?
  
  这很重要,其实往往很多的大事情都是由一个一个的细节,一件一件的小事组合起来的,所以任何小事都不能忽略,只有把小事做好了,才能成就大事。
  
  经理人也一样,不要小企业不想做了,一样的,关键的问题是你细心的程度,敬业的程度。
  
  【搜狐焦点记者】周总您的成功两个原因,第一是和优秀的人交往,第二是学习。除了这两个之外还有没有其他对你影响比较大的,感悟比较深的事情?93年毕业到现在13年了,你刚开始毕业的时候对自己有什么计划?
  
  【周简】我在大学的时候就想着能不能成为一个最优秀的记者,但是还可以,我一直做到海南最受欢迎的十大青年记者。新闻圈有新闻圈的渠道,召集一下也有发稿权等等,也出席过一些重量级的新闻发布会,随着海南的政府代表团出访澳门、出访东南亚,叫“海南亲情团”,因为海南在全球各地,尤其在东南亚港澳一带走了四五个国家,一天就写五、六篇文章,5天就发回来二三十篇稿子,给海南日报用,也很好,也很有意思。
  
  但是我总觉得,人可能有其他的追求,或者是他对自己的要求有可能在时间发展当中会起变化。有一件事情对我感触比较深,我的祖父曾经是中国民航史上比较有名的人物,他叫周承宗,在中国航运史当中,有他的名字,他曾经也是杭州工商联常委级的人物。
  
  他跟我讲过,说做资本家并不容易,当初日本鬼子封锁运河的时候,你奶奶把嫁妆拿出来都当掉了给工人发工钱。这个对我感触很深,我小时候受过教育,资本家是剥削够人的,不是毒打工人就是扣工钱,其实不全是这样的。
  
  当然我成不了资本家,但是我能不能成为当代资本家的一个得力的管理者,如果这个管理者能够为社会创造价值,能为人们满足需求,我觉得也是很不错的,也是很有意思的工作。
  
  【搜狐焦点记者】您以后有没有什么计划?
  
  【周简】大概到50岁左右,我会离开职场,我喜欢写写书,写写自己的心得,交交朋友,然后到学校讲讲课。如果有可能,因为我在海南也买了一个房子,再买几亩地,回归一下,我很喜欢马,买上几匹马在哪里养养,有一个田园牧歌似的生活,拉上你们二位到我这儿来,喝一壶海南的苦丁茶,钓钓鱼,岂不快哉。
  
  有可能我这个人比较不甘寂寞,我是比较喜欢热闹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我离开东方家园也好,离开远大也好,我的下级我的团队的一些人一直在追逐着我,喜欢到我这儿来。他们总觉得,有可能我觉得我往往能够在很多朋友圈当中成为一个比较活跃的,或者比较有凝聚力的一个人,但是否能把这些凝聚力转化成一个资源呢?我曾经想过,在五十岁以后,开一家咨询公司,专门做营销,做品牌,不敢说指点迷津,但能为职业经理人解惑一二。
  
  【搜狐焦点记者】您有什么近期目标?
  
  【周简】通过三到五年,把艺峰市场的占有率至少能够达到十个亿,销售额达到十个亿。那是很难的。
  
  家具行业达到十个亿,我想应该是一家国内的一流的顶尖公司,因为它跟产业不同,最重要的是产品属性不同,因为它的相对附加值比较低,不就是一个木框子加几个海绵,贴块皮吗?为什么要有品牌?品牌就是联想,为什么同样的木框加上几块海绵,加上一块皮,很多沙发卖两三千,我的卖十来万,为什么?这就是品牌的作用。艺峰的品牌这么多年,一直是做得非常到位的。
  
  【搜狐焦点记者】现在过十个亿的家具企业有吗?
  
  【周简】不多,屈指可数有几家,有的也是国外的上市公司,新加坡、英国,中外合资的这些上市公司。
  
  【搜狐焦点记者】三到五年的任务很艰巨啊。
  
  【周简】有点难。我们去年做了一个亿,今年大概能够做到将近2个亿,如果明年做3个多亿,后年就能够做6个亿。
  
  【搜狐焦点记者】这种增长是不是和自身的发展规模有关系?
  
  【周简】一个是自身的发展规模,也是品牌竞争,资源调整的过程。
  
  【搜狐焦点记者】产业应该很大。
  
  【周简】但是产品也很多,企业也很多。不断地在洗牌,会洗掉一大批牌,市场就空出来了,我们就是思考着如何去占领了这些空间。
  
  【搜狐焦点记者】你对在中国大陆的国外品牌怎么看?
  
  【周简】它是规模化的生产。我们沙发行业比较特殊,它相对是个性化很强的东西,不是所有的抽屉一样的,写字台能够抽,床头柜也能抽,沙发不一样,相同的沙发很少,每个客户的要求不一样,可以深一点,可以浅一点,你要达到一个个性化很强的东西,要达到规模化生产是很难的,这是量的问题,还有国际市场的问题,好在现在国际市场很稳健,每天十几条货柜,我很有信心。
  
  国际市场很有规模,要的基本上是雷同的,三家五个货柜,这就比较好办了。老外的生活方式,好像相对比中国人要简单一点,更返璞归真一点,中国市场还不大好琢磨,这也是改革开放,每个国家都有这个期间,日本也有,美国也有,正好中国也处于这种消费的迷惑期,消费者不成熟,房地产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沙发也是一样的,要去研究这些东西。
  
  【搜狐焦点记者】您的十个亿期望在外贸还是内销?
  
  【周简】加起来。三七开,外贸是七,内销是三。
  
  【搜狐焦点记者】周总从93年毕业到现在,您把13年哪几年比较大的明显的提升?
  
  【周简】93—01年,那时候做记者,那时候我比较敏锐,有时候胆子也比较大,敢写一些经常被枪毙的稿子,也有一些在新华社内参发表,在海南有一些庸医打了针进去以后,少年儿童的臀大肌就不能发达,我写了《被迫的花朵》,后来考虑到整个海南的特区形象,就没有发出来。那个时候我的思想比较敏锐,也比较活跃。连我们的省长都认识我,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他就说海南日报周简你提问啊,那时候正是海南建设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我觉得那个时候比较敏锐,或者说相对自己,无冕之王的感觉特别好。
  
  到后来觉得自己那个时期太浮躁了,或者太稳不住了,能沉淀的东西很少。然后我觉得有可能我更多的智慧,因为过去我有一种感觉,我身边有很多的朋友,新闻界的甚至是娱乐界的,为什么不能做企业管理。学完MBA以后,我总觉得很多东西,包括管理,包括知识,包括文化都可以相通的。
  
  那个时候我就定下目标,成为一个比较优秀的职业经理人,没想到我一干干成全国十大了,我自己也没有想到。
  
  现在比较迷茫,是不是最终到五十岁以后会怎么样,能够诠释从名记者到经理人,我五十岁可能可以比较客观的来剖析。
  
  我父母亲是老师,尤其是我父亲他的思想比较活跃,我经常在全国各地闯荡,一般老人都比较着急,他还是比较沉着的,目前来看是对的。至少我现在是衣食无忧,至少我现在可以完全停下来不干,但是我还在往前冲,为什么?这是我自我价值的认识,你真让我休息,我春节探亲回家,我觉得这个假期太漫长了,休息两天可以,第三天我就不行了,我就要开始整事了,实在不行找一帮人斗斗地主都可以。
  
  【搜狐焦点记者】周总您举一些自己成绩。
  
  【周简】在东方家园原来是做建材的,不做家具的。我去了以后做了36个一流的自营家具品牌,东方家园从此有了建材、家具、家装三位一体,一站式构筑。这原来是没有的。
  
  在远大我们提出“用服务替代销售,用价值替代价格”,我组织了一帮人马,大量的文字,大量的服务数据,大量的原来营销史上的一些营销服务案例,来证明和诠释服务的到位,几个通宵整理出一篇几万字的“营销史上的裂变”,当时在业内反响很大。
  
  在远大管理学院的院长位置上我培养了1128名精英,目前在全球各地战斗着。为远大的民族产业民族品牌作着努力。
  
  当然,这不能说是成绩,只是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为企业应做的一些工作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