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高端专访

SAIF副院长严弘教授坚定培养国际化金融人才之路

时间:2011-11-08 09:50:38来源:未知作者:中国MBA网点击:

近日首批160名“千人计划”专家集体亮相申城,随着《上海金融领域“十二五”人才发展规划》的出台,上海金融人才将会不断涌现。SAIF副院长严弘教授解读自己为何义不容辞地选择为培养国际金融人才做出贡献。

  上海“大磁铁”聚集海内外金融才俊

  上周五,首批160名上海“千人计划”专家集体亮相,接受了“上海特聘专家”荣誉。在这160人当中,就包括13位金融经济领域的高端人才。也是在上周,《上海金融领域“十二五”人才发展规划》正式出台,这将成为“十二五”期间着眼于服务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大局、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人才高地的行动纲领。

  金融人才队伍正在扩容

  市金融工作党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近年来,上海已经初步形成了一支规模较大、门类较全的金融人才队伍。目前,上海金融业从业人员达到23万,分布于各类金融市场、金融机构以及金融监管和服务部门,涵盖银行、证券、保险、基金、信托和资产管理等金融业态。这个数字比2000年增加了13万。

  根据上海金融领域“十二五”人才发展规划,到2015年,全市金融人才总量将达到32万人左右,金融人才的结构也将更趋合理。列入中央和上海“千人计划”、“上海市浦江人才计划”等计划的海外高层次人才达到100名,列入本市和金融领域领军人才培养计划的金融人才达200名;具有本科及以上学历的人员比例达到70%,其中研究生以上要达到15%。持有国际通行的金融职业资格认证证书的人才达到1。5万人,占从业人员的比例达到5%左右。

  新推7项重大计划

  在金融人才“十二五”人才发展规划中,上海金融行业推行的7项人才发展的重大计划,涵盖了引进人才、培养人才和开发人才的方方面面。在吸引人才方面,将实施海外高层次、紧缺金融人才引进计划;在培养人才方面,将实施金融领域领军人才选拔培养计划、金融领域紧缺人才培养计划等。

  此外,“十二五”期间,本市还将研究建立完善金融人才资源统计制度,建设一个覆盖全行业的金融人才数据信息库,并实现动态管理。

  何移直:(华安基金管理公司风险管理总监,从荷兰到上海)

  这里生机勃勃,这里大有可为

  回国之前,何移直在荷兰的日子其实过得相当舒心。在那里拿到学位后,他在一家电力交易所负责能源金融交易方面的工作,后来又进了一所交易公司做商品期货,工作稳定,收入丰厚,令很多人羡慕不已。可是何移直自己却并不满意,“在国外待得也就那样了,”何移直说,“太稳定了,没有任何变化,都可以看到退休后的状态。”也许是因为一直与“风险”打交道,他并不满足于风平浪静的生活。正在崛起中的祖国就像一块巨大的磁石,远远地对他散发着强大的磁场,终于在2009年,他选择了回国。

  当时,为他办理相关手续的移民官是一个华人,看见他的工资条,大为惊讶,很不理解他为什么要回国。而何移直告诉他,自己是一个很传统的华人,在文化上一直有一种归属感;而另一方面,他说是为了孩子:“我要做榜样给我孩子看,让他们明白,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梦想。”

  成长中的金融中心的吸引力,使得原本是北京人的何移直也成了一个“新上海人”。在这里,他先是找到朋友一起创业,做了一年多与金融服务、基金研究、第三方销售相关的工作,后来因为与合伙人的理念上有分歧,就转到了华安基金任风险管理总监。在他看来,上海是一个生机勃勃的城市,但和成熟的金融市场相比,还有很多可以发展的地方,这令他感觉自己大有可为。

  除了职业上的考虑,他再次强调自己的文化归属感。“我不希望我的孩子长着中国面孔,但对中华文化一无所知。”他选择把尚年幼的孩子带回上海,希望他们在这里完成基础教育。

  鲁政委:(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从西安、北京到上海)

  “上海梦”要让全世界都看见

  鲁政委是湖北人,毕业后第一份工作在西安,后来在北京读了博士,毕业之后求职来了上海。“那个时候,很难说我是因为喜欢上海,所以一定要来上海找一个工作,但毫无疑问,对于工作来说,上海是最理想的地方。”鲁政委说。

  在北京和西安领教过干燥的天气,鲁政委很满意上海的湿润气候,在他看来,上海的空气质量也是这三个地方里最好的。

  另一个令他对上海印象加分的事情是,2003年闹“非典”,很多地方都出现了比较严重的疫情,但作为大城市,上海却能平稳度过,这一点使得他对上海的城市管理水平留下了良好的印象。更重要的是,他看重上海良好的工作环境——更开放的社会心态、更富激情的创业氛围、更审慎的金融监管水平。“在这里,同事和领导都在想办法给你提供一个进步的通道、成长的机会,使得你能够发挥你的专长,这是非常重要的。”

  比如,上海为吸引各地金融人才来沪,实施“千人计划”,对于符合条件的人才给予住房、医疗保障、子女就学、户籍(居住证)等方面的优惠或便利,就令他很受触动:“按我们通常的想法,上海可能不会把机会给外地的人才。但事实证明上海在这方面非常开明,只有这样才能对外地的金融机构和金融人才形成吸引力。”

  2006年到上海,工作生活了近六年,鲁政委和他的太太也会讨论,如果说现在有机会去其他地方,还去不去?讨论的结果是,他认为自己不会离开上海:“我去了其他地方可能找不到这样的工作。”这是一句玩笑话,但不可否认,上海的确为他提供了实现梦想的可能性。

  鲁政委也指出,上海虽然在一些方面和内地的城市相比具有优势,但要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的城市比也要有优势,有越来越多的优势才对。在他看来,当年美国经济崛起时,最重要的理念是一个“美国梦”:人们认为这是一片梦想的热土,在这里一切皆有可能。而上海是否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关键也在于能不能让国际人士对“上海梦”有所认同。“这不仅仅是理念的灌输,最重要的是当国际金融人才来到上海之后,是否真的认为在这里可以实现梦想?政府要为上海的发展提供更好的软硬件设置,提供更好的帮助支撑的力量,要让市场在更大的范围内发挥自由。”

  严弘:(交大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教授,从美国到上海)

  培养国际化金融人才,我义不容辞

  严弘离开中国已经很久了。1986年他远赴美国学习物理专业,但与此同时他对于经济学一直保持着浓厚的兴趣。后来他发现自己所学的统计物理有很多方式方法是可以运用在经济体系之中的,读完物理博士之后,做完了几年的研究,他终于决心转行,到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金融学博士。

  促使严弘转行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看到国内的经济建设蒸蒸日上,他认为,学习金融、经济,也许对以后在国内的发展还会有更多的帮助。回国发展的最佳机遇终于在两年前来临了:在美国的一次会议上,身为美国南卡罗林纳大学金融学教授的严弘收到了来自交大上海高级金融学院的任职邀请。院长希望严弘能够回国一同参与学院建设,为上海培养高端的国际化金融人才。经过一番沟通和了解,严弘认定这是一项很有意义的事业,于是他义不容辞地回来了。从那时起,他个人的事业和生活就与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使命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在这所年轻的学院里,严弘发现,同事们几乎都是和自己一样的“海归”,既有比较资深的教授,也有年轻的后起之秀,形成了一个很好的国际化梯队。他们力图将国际化的经验带回上海,建设一所国际一流的商学院,以满足上海建设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国家战略、上海乃至全国金融业发展并与国际接轨的迫切需要。回国一年多,严弘欣喜地看到现在学院的发展蒸蒸日上,感觉自己当初作出了正确的决定,尤其是得知上海十二五人才发展规划与学院建设的目的相当一致,更坚定了他对现在这份事业的信心。他很高兴,因为在这里,他找到了自己最重要的使命和位置。

  其实对于严弘来说,上海这个城市并不陌生。他的父亲是上海人,在江苏工作,他从小生活在南通,对于上海也很有亲切感。这次回沪,他惊讶地发现上海不但在硬件方面丝毫不逊于纽约,在软件方面也有了巨大的进步。“就拿服务态度和服务质量来说,以前回国觉得国内的服务是挺让人不敢恭维的,但现在在上海,服务意识比以前大大提高了。”严弘说,二十年时间并不长,但上海的整个文化层次和思想都有了很大的提高,这是非常可喜的改变。

  另外,令严弘满意的是在上海生活可以过得比较方便舒适。“上海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城市,在这里能接触到世界上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食品和文化。”这次回国他感觉非常适应,既像是回到了家里,又不失国际化的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