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MBA案例库 > 企业战略案例

中国品牌如何突破瓶颈?

时间:2011-08-16 17:23:27来源:未知作者:中国MBA网点击: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的产品开始大举进入国际市场,走进外国的百货公司、超级市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的产品开始大举进入国际市场,走进外国的百货公司、超级市场、购物中心。举目看去,MadeinChina皆是,中国廉价的产品充斥市场,达到西方人没有MadeinChina都难以想象的地步。美国最近有个记者写了本书,叫做《如果没有中国制造》,为了写这本书她过了一年没有“中国制造”的生活,实在很艰难。这种情况倒令我联想起1950年代后,日本制造业蓬勃发展的那三十年。当时日本货也有这样的势头,不过三十年后的1980、90年代,日本产业形成了好多好多自己的国际品牌。汽车、机械、电子设备、照相机等等,国际知名品牌多了,就连日本的时装设计,也涌现出三宅一生、山本耀司这样顶级的大师,完全在国际市场是确立了自己的地位。反观我们的制造业,经历了三十年的井喷扩展,现在除了价廉之外,好像一个品牌都没有确立。最近奶粉事件之后,在西方市场上看买东西的人反而开始出现挑拣中国制造的情况,在食品类的是凡中国出品的都不要,这种情况我最近在超级市场里见得多,包括一些原来喜欢用国内产品的人都不敢用,西方人更加怕有问题。而时尚产品、汽车之类的就更徨谈“进入国际品牌”了。
  如果说完全没有中国品牌,过于绝对,好像“海尔”、“联想”等少数知名品牌还是有人知道的,但是并非真正的好产品的认同,充其量是便宜产品而已。大部分产品在欧美市场上并不知名。纺织品、玩具、鞋类等中国产品早已占据了欧美市场的半壁江山,但许多产品都是使用国外品牌或隐姓埋名,因为“中国制造”的整体形象还是无法与欧美、日本相比。欧美国家的人享受了中国廉价商品带来的好处,但并不认可中国商品的品牌,使中国品牌走出去战略面临巨大尴尬。
  平心而论,中国没有国际知名品牌,这个情况和中国经济已经占全球经济6%的位置对比来看,是相当令人不安的。中国制造业占了全球产品生产那么大一个份额,而居然没有一个响当当的产品品牌,倒是好像“三鹿”这样的劣质产品品牌全世界闻名了。我们如何能够打破这个困境,突出自己的品牌呢?企业界、设计界、舆论界、政府部门都有点莫衷一是。
  因为要讨论品牌如何突破瓶颈的问题,最近我参加了好几个国内的会议,最近一次会议是2008年10月举行。我受邀发表讲话,因此用了一个周末,从洛杉矶飞到上海参加这个大型的研讨会。在上海浦东展览馆举行,叫“中国服装论坛”,这个论坛的核心议题,就是讨论中国品牌如何树立的这个问题。这次来回非常匆忙,在上海开了一天会,第二天就有匆匆飞回美国了。不过这次的会议我还是收获很多的。
  这次出席论坛的有中国纺织工业协会会长杜钰洲、法国高级时装公会主席迪迪埃•哥巴赫(DidierGrumbach)、中国服装协会副会长陈大鹏、日本工业设计家黑川雅之、法国商品直觉营销创始人BéatriceQuerette、著名时尚艺评家和上海外滩18号艺术总监陆蓉之、上海复旦大学视觉艺术学院教授张少俊、OgilvyFashion&Lifestyle(奥美时尚)创意长许舜英、等人。
  会议在10月19日进行了一整天。我是次日中午从上海浦东机场飞回洛杉矶的。
  下面是我在这次会议上的讲话,谈到我自己想的有关品牌树立的问题,凤凰网有比较详细的整理稿,我回来后看了看,做了一点点改动,在这里给大家看看。
  
  王受之:很感谢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和中国服装协会给我这么一个机会,今天很荣幸听到杜部长还有几位专家对于中国的文化创意产业提出了很多看法,我觉得我是受益很多。
  这次从美国回来,是处于美国大震荡的过程当中。每天晚上美国的主流电视,像ABC,NBC,还有CBS都有特别的节目讲金融风暴,经济衰退,美国现在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情况很差。原来在感恩节前后所有店铺里面都充满了圣诞节的礼品,但是今年到现在为止很多店面都没有装饰,美国圣诞节礼品订货的急剧下降甚至导致我们出口港口的冷清。比如深圳的盐田港,平常每年到这个时候货船都是挤得水泄不通,都是往北美送感恩节、圣诞节消费品的,但是今年盐田港基本上有2/3的码头泊位都是空的,这是很不好的时候。美国政府动用了7000亿美元救市,不过对于美国的巨额赤字而言,对于从次级贷款开引发的金融危机来说,这7000亿美元是杯水车薪,于事无补。并且政府用这么大的金融来挽救这个国家,和原来奉行的“自由市场”经济理念大相径庭,基本上是一种社会主义性质的经济手段,已经不是自由资本主义的手段了。
  刚才我也跟几位出席这次会议的朋友聊了一下,大家谈到这个金融风暴的时候都有很多感慨,其中有一个笑话我觉得挺精彩的。就是说:1949年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1989年只有中国能救社会主义,到现在2008年,好像只有中国能救资本主义,当然这是一个笑话了,但是我们听了以后觉得中国创造了一种很新的模式,一种新的经济发展模式。这种模式使得中国在全球的经济危机中能够比较少的受到冲击,使得中国能够避免“硬着陆”的冲击,并且在全球经济衰退的时候给中国创造了很好的发展机遇。我们讲中国总是讲“危机”,在英语中“危机”是crisis,这是一个单词,就是什么都不好了,中文中“危机”这个词很漂亮,是两个字组成的:一个是“危”,一个是“机”,危中有机,是有机会的。
  我们中国的品牌创造在目前这样的全球大经济背景下,可能是一个难得的机遇,甚至是百年不遇的机遇。
  从经济危机的情况来看,我不认为中国会跟着全球的经济塌下去,反而我觉得中国如果能够很聪明的把握自己,那么就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崛起。而中国的品牌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创出很好的未来,借助机会,打造自己的品牌。所以这次回国,我心理首先感觉很欣慰,具体来说,就是在暴风雨当中还有一个地方比较风平浪静,虽然有波澜,但是不是美国式的惊涛骇浪。当然我不是说我们经济就好的很,全球化经济的振荡中国肯定有波及,但是对比西方国家来看,我还是是感觉还是比较平静。你看美国到处都是一塌糊涂的感觉,说实话,我在美国工作和生活了20多年,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经济恐慌的景象,而回到国内,觉得经济发展虽然慢了一点点,但是总体还是比较平静和稳定的。机会依然存在,如果经济能够保持比较稳定的发展,我们是可以抓住这个机会,逐步建立我们自己的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