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MBA案例库 > 经济分析案例 > 文章正文

中国为何应该平衡经济?

时间:2012-11-13 14:23:00来源:网络作者:中国MBA网点击:

中国拥有危机中的良机(China has had a good crisis)。不到两周前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大连“夏季达沃斯”年会,就明确地展现出这一点。中国的信心清晰可见,但其忧虑也很明显。这个巨人熬过了危机,但拉动其复苏的是激增的信贷和固定投

    中国拥有危机中的良机(China has had a good crisis)。不到两周前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大连“夏季达沃斯”年会,就明确地展现出这一点。中国的信心清晰可见,但其忧虑也很明显。这个巨人熬过了危机,但拉动其复苏的是激增的信贷和固定投资。较长期而言,中国有必要扩大消费,以使经济恢复平衡。现在,中国人该享受一下了。这有什么不好呢?
 
    最敏锐觉察到这种信心和不确定性的人士,是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他在此次达沃斯年会上表示,“这场百年罕见的国际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的冲击是巨大的。我们坚定信心,迎难而上。”但他也承认,“中国经济企稳回升的态势还不稳定、不巩固、不平衡”。
 
    来自中国方面的数据表明,中国确实在有力复苏。温家宝指出,今年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7.1%。9月份的普遍预测认为,中国经济今年将增长8.3%,明年增长9.4%。预计,这个亚洲巨人将在2010年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即使以市场价格计算也是如此。
 
    根据《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的数据,中国的实际国内需求今年可能会增长11.5%。这种内需的飙升正是中国所需要的。中国家庭消费预计也将增长9.3%。但与以往一样,实际固定投资仍是“火车头”,预计今年将增长14.8%。若果真如此,那么在过去的10年里,将有9年的固定投资增速超过GDP增速。投资占GDP的比重从一个本已很高的水平不断上升,这不是一种优势,而是一种劣势。这暗示资本收益率在不断下滑。这可能会使产能过剩变得更加严重。另外,当经济增速最终回落时,投资的大幅减少将严重影响需求。
 
    对投资的严重依赖并非未来的唯一风险。信贷和流动性的激增(见图表)也不是唯一风险。许多人士认为,这肯定会导致坏账再次增加,并引发不利于稳定的资产泡沫。在经历了长时间的稳定后,广义货币相对GDP比例的跃升也令人担忧。
 
    中国似乎拯救了自己,但它能拯救世界吗?
 
    最令人鼓舞的进展,是中国经常账户盈余和贸易顺差的收窄(见图表)。进出口双双大幅下滑,但出口下滑速度更快。然而,中国的贸易(与其它所有国家的贸易一样)具有很大波动性,因此很难确定这是否将成为一个转折点。这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全球复苏的性质和步伐。另外,中国将继续累积下巨额的经常账户盈余,以及更多的外汇储备,尽管其外汇储备已远远超出保障安全所需的规模。毕竟,中国的外汇储备在今年6月已达到2.132万亿美元(占中国GDP的40%以上)。
 
    这与美国政府持有的、全部以他国货币计价的6万亿美元官方储备相当。那么中国政府对规模如此庞大的资产感到紧张,也就不足为奇了。但是,没有人要求中国累积这么多的外汇储备。相反,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一贯(且明智地)建议中国,不要这样做。在犯下我所认为的重大错误后,中国政府不能指望任何人来帮他们避免由此带来的后果。
 

    未来几年,人民币大幅升值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可取的。中国政府对此抵抗得越久,损失(以及调整带来的痛苦)也就越大。他们必须要做的,就是不再累积更多的外汇储备,以减少上述损失。正如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e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莫里斯•戈尔茨坦(Morris Goldstein)和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在最近一项出色的研究中所辩称的那样,为实现这一目标所需采取的政策,对帮助经济在长期内恢复平衡也是有必要的。
 
    重要的一点是要明白,中国经济现在的扭曲程度有多严重:2007年,个人消费仅占GDP的35%。与此同时,中国通过经常账户盈余将GDP的11%投资于低收益的海外资产。记得有数亿中国人现在仍很贫穷吧,然后再想一下,净转移到海外的资源相当于个人消费的三分之一。
 
    这肯定是令人无法原谅的。甚至连温家宝总理可能也会认同这点。在大连,温家宝谈到,“中国将把调整经济结构作为主攻方向,更加注重以内需、特别是最终消费拉动经济增长”。实际汇率的升值(理想情况下可通过名义汇率升值实现)将有所帮助。中国现行政策的最大扭曲之处是,需要将利率维持在低位,以限制资本流入。这使得巨额的收入从家庭部门转移到企业利润中。
 
    唉,目前尚不清楚,中国的合作伙伴是否会在20国集团(G20)匹兹堡峰会上提出汇率政策问题。中国现在非常强大,可能足以阻止这一问题的提出。但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肯定会对美国的保护主义提出抱怨。我支持他。然而,如果中国的外汇干预——以及对由此产生的货币效应的冲销——未对其出口构成大幅补贴的话,我会更支持他。
 
    不管中国喜欢与否(甚至连不经常来中国的人也非常清楚,许多中国人非常憎恨这点),对中国而言,一个关键之处在于,前几年贸易顺差和经常账户盈余的爆炸性增长是不可重复的。
今年通过大规模信贷扩张和固定投资激增进行的短期调整,只是个权宜之计。中国经济必须向着消费驱动型调整。这符合中国的利益,也有利于建立更平衡的全球经济。如果中国今年的成功调整朝着这个方向发展,那么这场危机将带来巨大的长期好处。
 
    正如人们近些天在华盛顿喜欢说的,“不能白白遭受这次危机”(A crisis is a terrible thing to waste)。此话可能不合语法,却是正确的,而且不仅仅对美国如此。
 

热点动态
高端访谈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