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MBA资讯频道 > EMBA教育

石述思:中国商界正沦为一个大EMBA班

时间:2013-08-23 11:20:28来源:中国MBA网作者:中国MBA网点击:

EMBA教育,本来是一种立足商业实际、针对高端商务人士的能力提升课程。然而,在长江商学院和中欧商学院的EMBA 班上,除了商界大佬,还可以看到娱乐明星的身影。

 

    EMBA教育,本来是一种立足商业实际、针对高端商务人士的能力提升课程。然而,在长江商学院和中欧商学院的EMBA 班上,除了商界大佬,还可以看到娱乐明星的身影。于是,这些EMBA班就有了中国成功人士俱乐部的意味。除了学学知识、拿张普通人无法企及的高端文凭,学生们更看重如何构建一个帮助自己从成功走向牛逼的圈子。这首先说明,中国商业的主导力量仍是圈子和关系。“人脉经济学”的流行,代表着全社会商业精英锐气的消弭和信仰的缺失。中国未来的一个关键课题是:能否告别特权化的“人脉经济学”,真正建立法治化的“市场经济学”?
    本质上我不关心王石的婚变,那是人家的隐私。
    在一个日益开放、主张婚姻自由的社会,60岁的富人和30岁的女明星虽然年龄差距巨大,但也倒也符合郎财女貌的法则,何况老王已经离婚,不属于强抢民女和包二奶。
但王石毕竟是地产界风云人物,其婚变不仅带动了地产股的逆势上扬,还帮助公众揭开了大学商学院EMBA班的神秘面纱。
    EMBA教育是由芝加哥大学管理学院首创。读EMBA的学员一般由公司推荐,利用业余时间集中上课,课程内容广泛,理论与实践平衡。世界最著名的商学院哈佛商学院首创了案例分析的教学方法--就是利用对真实世界的实例分析,代替对学术理论的过分依赖。这一方法至今仍是MBA课程的基础。
    由于这是一种获取学位并且注重学习实践相结合的在职培训,它对升至公司中上级而又无MBA学位的管理人员很有意义。
    说白了,这是一种立足商业实际、针对高端商务人士的能力提升课程。
    中国最著名的EMBA班是两所商学院——长江和中欧。而王石正是香港富豪李嘉诚创办的位于北京的长江商学院的学生。王石的“校友”,便有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马云、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中欧商学院EMBA 班的“学生”则包括北京中坤投资集团董事长黄怒波,中国中化集团总裁刘德树,大众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兼董事长张兴,青岛啤酒(600600,股吧)董事长金志国,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潘刚等。
    除此以外,在长江和中欧的EMBA 班上,还可以看到娱乐明星的身影,除了饰演《甄嬛传》里敦亲王福晋的田朴珺——王石的新欢,还有赵本山、李亚鹏、陈鲁豫、李湘和任泉等。
    于是,从诞生之日起,这些EMBA班就有了中国成功人士俱乐部的意味。当然入门费也在水涨船高——长江商学院EMBA 学费便从2010 年的58.8 万元涨到2012 年的65.8 万元;中欧商学院2011 级EMBA课程的学费为45.8 万元,2012 级EMBA课程的学费为53.8 万元。
    这样的财富效应和强大聚拢社会高端的资源能力,也吸引了各大公立名校趋之若鹜,拼名斗富,煞是热闹。
    不能否认,这些班的师资资源都相当雄厚,不少老师都是社会知名的学者,但仅仅靠这些名教授显然不能引起这些高端学生的兴趣。
    除了学学知识、听听讲座、拿张普通人无法企及的高端文凭之外,这些学生更看重自己的同学,并对构建一个帮助自己从成功走向牛逼的圈子充满向往。
    专家分析,读EMBA一般为了如下几件事:建人脉、找商机和镀层金,演艺明星的加入还疑似增加了另外一个功能——婚外情。
真是一幅活脱脱的当代浮世绘。
    这首先说明,即使中国已经改革开放33年,加入WTO十多年,但中国商业的主导力量仍是圈子和关系。
    过去,在中国体制变革加速期,社会流行语是:21世纪什么最重要?人才啊。现在改成了人脉。
    虽然一字之差,内涵却相去甚远——人才是能力的象征,是一个公平竞争环境下的核心要素,人脉的滥觞却是阶层固化、改革停滞、法治无力的挽歌。
    “人脉经济学”的流行,代表着全社会商业精英锐气的消弭和信仰的缺失。与之配套,与大学EMBA班配套,全社会为权贵服务的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成长——“贵族幼儿园”、“贵族小学”、“贵族中学”再到各种屏蔽平民的医疗设施、政商一体的会所和娱乐机构。
    人脉的塔尖是权力——苦差事都拦不住的国考热就是一个活生生例证,而EMBA班本质就是靠金钱建圈子,靠圈子谋求特权的一个生动案例。
    正如我不想苛责王石的私生活,也不想苛责这些精英努力构建特权、混成人上人的努力。
    毕竟,这或许是当下巩固商业成功、积累更大财富的一个现实捷径。王石的同学马云曾说:成功与否跟情商有关系,成功不成功跟读书多少没关系。简直可以作为EMBA班的广告语。
    但假如中国商业成功都建立于凌驾于市场和法治之上的情商和人脉,那中国经济必然会丧失应有的活力,甚至陷入深度危机——在公平的环境中,万类霜天竞自由才能保证中国的快速健康成长,而不是忙着修筑一个巨大天花板阻碍挑战和竞争——还起个名字叫EMBA班。
    当然,放眼整个社会,虽然经济高速发展,但权力干预微观经济加剧,市场公平竞争环境被垄断压制,民企国民待遇缺失,背后体制变革的滞后更像一个巨大的、潜伏的EMBA班,也更令人焦虑和绝望。
    中国未来的一个关键课题是:能否告别特权化的“人脉经济学”,真正建立法治化的“市场经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