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MBA人物 > 文章正文

同济|徐淑英:力求严谨和相关——做负责任的研究,引领改变

时间:2018-12-20 09:36:24来源:同济大学作者:中国MBA网点击:

徐淑英:力求严谨和相关——做负责任的研究,引领改变

 

力求严谨和相关

做负责任的研究,引领改变

 

★ 主讲人 ★

   徐淑英   

 

美国管理学会院士和第67届学会主席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第14任主编

《组织管理研究》的创刊主编

中国管理研究国际学会(IACMR)创会主席

美国圣母大学客座教授

北京大学、复旦大学杰出客座教授

 

摘    要

 
 

美国管理学会徐淑英教授应邀于2018年12月15日在第二届量子管理(上海)论坛中发表“负责任的工商管理研究”主题演讲。

 

核心思想摘要

 

“负责任的工商管理研究” 项目和大学学院领导、同学们、学者、企业界朋友们、认证机构、期刊主编都息息相关。此次报告的内容是包括徐淑英教授以及20多位来自全球管理学院、五大领域知名学者在四年前聚集起来共同研究的结果。他们认为商学院的研究有很多不理想地方,于是将研究管理学院的各方面情况进行整理,希望搭建出更自由的知识环境。

徐淑英教授的报告从四个方面展开:

 

 

第一,为什么需要做负责任的管理研究?

大学的理念除了传达知识外还需要创造知识,所以大学商学院需要有创造知识的责任,需要把知识传达到应用上。如果我们做的研究不适合甚至是错的,那指导就会变成误导,所以可靠的知识非常重要,且所有研究都应该做到严谨。

全球商学院领域研究从美国开始,欧洲同时期进行,亚洲和其他国家相继参与。从全球工商学研究的发展史来看,1900-1950年代属于初步科学年代,这个年代学科严谨性弱,实践连带性强。商学院的主要目的是培训职业经理,学者们都关心企业、商业发展。1960-1980年代是科研黄金时代,这一年代科学严谨性有所进步,实践连带性稳定。《商业高等教育报告》中说到学院研究需要更科学,需要从引入行为开始,于是商学院开始大量聘用其他基本学科的科学家(经济学、社会学、数学、统计等),科学研究便越来越进步、越来越严谨。同时,这时期研究的题目还跟时代密切相关,今天教学书里的很多报告基本是这段时间的研究。1990年代后是象牙塔科学时代,这是一个有趣的转变,科学严谨性和实践连带性都退步。我们认为理论非常重要、方法非常重要,我们要增强文献,要注重理论、方法,但往往导致的结果是不注重问题。这段时期是“象牙塔研究”,我们躲在象牙塔里写自己的文章,不关心全世界发生什么大事件,只要我们的文章发表就非常满意。

从1980年开始,中国商学院发展非常快。我们要研究方法,要与国际上学者相互交流,于是我们开始学习国外的研究,希望在国外期刊上发表文章,结果变成研究的资源、人力、财力都放在研究国外的期刊及其喜欢的题目上了。徐淑英教授认为社会知识是本土的,通用的国际知识固然重要,但本土知识也是一定要做的。中国的商学院研究在国际上特色并不明显,所以中国更加要注意做自己的商学院研究。

从当前的全球商学院研究生态来看,有以下三个根深蒂固和相互交叉的规则:第一、学院的声誉或认证指标取决于发表论文数量而非研究的内容;第二、期刊看重理论性和新颖性而非可重复性的发现和有意义的问题;第三、学者的薪酬职称主要取决于学术发表而非创造帮助企业成长和造福社会的知识。但是,我们非常需要走出象牙塔,因为今天的世界和文献里的世界大不一样,能够很好呈现21世纪问题的文献很少。我们做研究一定要知道最终目的是解决社会上不能解决、不能理解的问题,我们做研究的责任是解决问题、找出道理,所以这就需要研究者往外看而非往里看。

 

 

第二,什么是负责任的研究?

“负责任的研究”是生产可信且可靠知识的科学工作,这些知识能直接或间接用于解决商业组织和社会中的重要问题。负责任研究的宗旨是生产能帮助学生、商业或组织应对21世纪重大挑战的知识。这一方面是对科学的责任,科学的责任一定要可靠并且能重复,可靠性可以帮助知识的累计;另一方面是对社会的责任,科学家应该关注社会上的重要问题,有用的知识可以帮助企业健康发展和人民生活更加美好。

相反,什么是“不负责任的研究?就是研究出来的结果不可靠,研究结果很随机,这就是不负责任;想快点做出研究用以评职称,这也是不负责任。为此,徐淑英教授和她的团队在文章《立场宣言》中提出了对商业和管理负责任研究的一个愿景:创造有用且可靠的知识。

负责任研究的7大原则,其中的核心原则是服务社会,3个可靠性原则(扎实的方法、多元化与多学科协作、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能使研究更加具有可靠性;3个有用性原则(利益相关者参与、影响利益相关者及广泛传播)能增加研究的有用性。

徐淑英教授在主题报告中提到有7组人应参与“负责任研究”的行动,分为内部推动者和外部推动者。第一组为期刊主编、评审专家,因为他们是知识传播的渠道,他们有很大的机会引导研究的方向、方法,他们有机会帮助我们、引导我们做可靠性的示范,所以这一组人非常重要。第二组是学术协会的领导者,他们应致力于更高的为社会和人类服务的专业承诺。第三组是学者和博士生,他们在学术活动中担任各个不同角色时都要遵循负责任的科学研究原则。第四组是大学领导、商学院领导、资深学者,他们有权威角色,能重新设计职称评选的标准,所以他们也是非常重要的角色。第五组是商学院联名、认证和排名机构。第六组是资助机构和政府。 第七组是企业、社会组织、校友、同学们,他们是外部推动者,他们能分享数据、对研究进行反馈、支持、帮助、提供资源。

 

 

 

第三,现阶段负责任研究的最新进展

徐淑英教授分享了顶尖管理学期刊针对“可靠性”的新政策:首先,他们强调“方法透明、数据提交和复制研究”;其次他们用新的统计方法和标准来提高知识的可靠性和积累量;第三他们提供二阶段评审程序(预录用),预防以结果做假设,增强研究结果的可靠性。

“有用性”在大部分学校层面有了新的尝试。密歇根州立大学罗斯商学院专门增加商业和影响力兼具的新副院长职称,教授的工作内容增加实践的角色,并与奇特大学的18个学科建立联席研究。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于2017年成立思想力领导平台,为引导老师们往重要问题方面做研究,将500万基金用于支持涉及7个战略领域的25个研究项目。新加坡管理大学则增加 “院长影响力经费”,用于培养研究影响力导向的思维模式,鼓励老师做东南亚方面的问题研究,用经费来引导老师们研究社会重要问题,并与学者、社会组织、政府进行跨界合作。

政府机构也开始行动起来。英国政府要求所有英国大学每五年评审一次,从2004年开始评审中对社会有没有帮助的权重达到20%,现在每个项目、每个单位里的研究对社会有没有帮助都需要数据证明,并且下一次其权重评审提高到35%,以强化这方面的重要性。

此外,学术专业协会也从各方面推进“负责任研究”的发展。美国营销学会的《营销学报》有一个“改善营销,创造更美好的世界”的特刊。美国管理学会最近十年所有主席开会主题都是有关社会的问题。中国管理研究国际学会从2015年开始培训同学、博士生开展“管理研究哲学博士课程”,今年发布新书《负责任的管理研究——哲学与实践》,去年增设了“负责任管理研究奖”。

 

 

第四,中国管理研究的前景及愿景

一个人改变不了整个学术领域,一个学校也改变不了,一个期刊也改变不了,这需要很多人、很多学院、很多期刊以及很多其他组织一起行动。徐淑英教授呼吁大家参与行动,声音越大、人越多、影响力就会越大。此外,她更希望大家开始思考研究应该怎样做?做有意义的可靠研究,这才对得起自己,对得起社会,将来的研究生涯才更有意义,研究才能对社会更有帮助。

徐淑英教授谈到2030年中国研究的愿景,她期待大家一起进行改变,希望中国商学院对其社会福祉所做的贡献能广受赞赏,希望学校、企业共同创造可靠且可用的知识,开展广泛合作,研究开放造福于社会进步的商业模式。

中国管理研究制度与成果成为全球领先是徐淑英教授的愿望,她希望这能成为中国管理研究社群的共同抱负,她深信若能共同合作牵手一起走,中国的商学院、中国的企业一定会领先世界。最后,徐淑英教授强调:“我们要共同努力鼓励学院创新、学习创新,把创新方法用于创造负责任研究的实践上,这样我们就可以创造成功的故事。愿大家共同努力,祝福我们成功!”

 
 
热点动态
高端访谈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