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MBA人物

杨斌专栏文章:爱情大师本尼斯

时间:2020-06-23 09:54:00来源:清晨领导课作者:中国MBA网点击:

【导语】近日,沙因教授新著《谦逊领导力》中文版上市,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主任杨斌教授作为“沙因组织文化与领导力系列”主编,为这套丛书专文做序。

      在这篇专文中,他提到了2004年发表在《商学院》杂志的旧作《沙因老头》。我向《商学院》杂志的朋友要到了这篇文章,已于昨日发布。此外,我们也陆续找到了杨斌博士2002-2004年在MIT斯隆管理学院时给杂志撰写的一些专栏文章,谈管理学者,评管理教育,今天读来也多启发,甚至不乏新意。我们选择其中一部分分享出来,与大家共勉!
     今日分享的是关于沙因教授的老同事被誉为“领导学之父”的沃伦·本尼斯的一篇文章,“爱情大师本尼斯”这个题目,我也是花了点心思才弄明白的,也看看你的眼力如何?
 
爱情大师本尼斯
 

杨斌
 
所谓大师,实乃大学之气。大学有了大师,厚了底气,开了风气,长了志气,添了名气,进了财气,也多了脾气。这两天我正在南加州大学(USC)的马歇尔商学院访问谈事儿,就又一次深切地感受到这一点。翻开学院画册,赫然是本尼斯的大幅像;走廊里,也放着本尼斯的各种畅销书;跟院长们谈起什么项目最受欢迎,又是本尼斯挂头牌的培训和课程。马歇尔商学院在有的排名里能到全美前十,院长实诚地说,“这很大程度上靠的是本尼斯,他是我们的宝贵品牌”。
 
这位本尼斯,就是沙因老头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刚教书时在MIT的那个老同事沃伦·本尼斯(Warren Bennis)。跟显得有些离群但特别踏实的沙因不同的是,本尼斯从1967年就离开了斯隆管理学院,先后当过纽约大学布法罗分校的副校长,辛辛那提大学的校长,而后因为喜欢加州阳光普照的气候而定居在了西海岸,把南加大马歇尔商学院做了人生最后的根据地。
 
 
我第一次亲眼目睹亲身感受人们对于本尼斯的热衷,是在2002年秋的一个雨天。当时在斯隆做访问学者的我,得了本尼斯要到MIT来发表演讲的信儿,就跑去看热闹。赶个正着,天公不帮忙,但仍然热闹!一个大大的报告厅,挤满了人,而且很特别、跟平日其他演讲尤其不同的是,这一天的听众中,银发族占了有一半还多!老头儿、老太太们穿着一丝不苟的正装,每人手里都拄着把伞,风度酷得很,老让我觉得像是撞见了某部电影中的场景。
 
当然最酷的要数本尼斯。加州阳光装扮了他的外表一银色硬发、黝黑皮肤与灿烂笑容:身板儿直直的,我听说了他尽管78岁了却仍然天天坚持跑步,他自己则说是“仍像19岁时作为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场最年轻的美军军官的样子”一一按照他自己的说法,那是他平生第二次认真地思考和体验关于领导力的问题,第一次则是年纪更小的时候对于他的两个孪生兄弟的观察。“为什么其中的一个似乎具有天生的领导本领,而另一个则连玩球时对别人施加一点点影响都办不到?”虽然他这么早就对领导力这件事情这么感兴趣,但他学术生涯的早期声名,却是主要建立在组织发展这个领域——他对于组织的传统官僚层级制度提出了批评,并研究了有机适应性的组织模式,给了后来人许多启示。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军事指挥式的组织管理观念在当时的大企业中非常流行一一公司里的上级被当作部队里的军官看待,其他人则必须听命行事一一不光是CEO和经理们,就是普通雇员们的头脑中这种模式也是根深蒂固。说来也怪,尽管本尼斯本人就是行伍出身,却率先站出来挑战自韦伯以来奉为权威的官僚组织模式,反思其对创新和企业家精神的束缚,并预言该种模式未来必将使组织发展走向死胡同。这些断言他当时说是对25到50年后的展望,40年后的今天(2020年)则部分是现实,部分还停留在预言阶段一一这也是大师的“特权”,斩钉截铁、笃定无疑,引起全体眼球关注也难免有时候会些许过头。
 
在他后来担任教育界的首脑分子之后,他的学术生涯逐渐转向了领导力这个领城。早期扎实的学术训练,加上后来的管理工作历练,使他厚积薄发,至今已至少著有27本与领导力有关的书籍,1993年及1996年两度被《华尔街日报》评为管理学十大发言人,并被《福布斯》杂志称为“领导学大师们的院长”;更让人看重的评价则是《金融时报》的称赞,说他是“使领导学成为一门学科,为领导学建立学术规则的大师”——确实,新闻记者式的领导学研究使其长期处于学术界之外,空口白话般的不严谨阻碍了领导学真正成为一个学科领城。
 
领导学研究在本尼斯的引领下走向严肃,而谈论起领导力来,本尼斯的幽默感又常闪耀着强烈的感染力:我是很喜欢回味他的那句妙语的一一“领导力其实跟爱情差不多,人人都知道它存在,看到时就知道它在发生,缘由却没谁能真正说个清楚。”——我想,这句话也许能够解释为什么很多人投入到领导力这门学问中来,没准儿是想因此就能离爱情更近些吧。这里头的“说个清楚”,如果是希望分解成如定理般的还原论指引下的所谓科学,所谓强因果,那么领导力恐怕还是停留在说不清楚的状态,但这恰恰是领导力的魅力和威力所在。美,没法标准化;爱情,不能程式化;领导力,又哪里是公式化的。 
 
作为一位各类邀约无数的大师,尽管本尼斯先后担任过四任美国总统的顾问团成员,他自己最珍惜的,却是他作为教授的本分,教课!不同时期课程不同,现在就是他在南加州大学开设的一门面向本科生的领导学课程。这门课是本尼斯与南加大校长桑普尔一起在九年前开设的,每个春季学期,他们两位就会亲自面试出40位学生有机会参加到课堂上来(绝对激烈的竞争)一一他们称之为“聪明而有抱负的年轻领导者们”——通过举办研讨会、小组讨论、案例研究,这些学生仔细剖析了20位历史上以及当代的领导者,从华盛顿、拿破仑到甘地、马丁·路德·金,等等。课堂上的一切似乎都在控制中,但绝不乏味,仍然给了他很多启示,也让他变得更加年轻。
 
本尼斯和校长一直都喜欢邀请的一位课堂嘉宾就是1988年曾代表民主党参选美国总统的杜卡基斯。但最近几年,当本尼斯在课堂上兴奋地宣布杜卡基斯要来给大家演讲的消息时,却发现这些聪明好学的学生脸上却是一脸茫然。本尼斯这才发现课堂上的大多数学生,不管他们多么聪明博闻,对于越南战争、水门事件以及其它过去40年中的轰动事件,往往都觉得是久远、漠然的,甚至就像是古代历史似的。这种新鲜而强烈的反应刺激了本尼斯,算是第一推动吧,成就了2002年他的最新畅销书《极客与怪杰》,书中深刻地剖析了七十多岁的老一辈和二十啷当岁的新一代领导者之间的代际分别,以及重要的共性。
 

 

说起《极客与怪杰》,我最初希望书名中文译作《极客与怪耋》,因为怪杰们都是些耄耋之年的英杰,正如本尼斯一般。结果出版社编辑老师觉得很多人可能因为不认识书名中的这个字而放弃购买,所以,还是不要冒险用“耋”在书名上吧。怪耋们的最大共性,是一个不那么常用的英文单词,叫做neoteny,我在书中把它翻译成赤子态,所谓人老心不老,好奇好学好尝鲜,保持着初学者的那种跃跃欲试的性态。本尼斯就是这么一个赤子态十足的人,商学院的讲台上的他,能量级一点儿也不弱于学生们。对教师来说,教课到了一定岁数后会更擅胜场,更通透,能从心所欲不逾矩,前提是赤子态,跟学生一起求索未知,就像上学的第一天那样,贪婪地闻着墨香,打心眼里喜欢新知。

 
本尼斯的任何一本著作,居然都引起了相当广泛的关注,我认为不只是外在名气使然,而是因为他的读者们一直发现:他的每一本著作中,都充满着活跃的、原创性的思想,与时俱进。而这部分是源于他的著作都是建立在有意思的研究的基础上。比如,本尼斯以前曾经作过的一项研究发现:人们宁可跟随他们可以信赖的人,即使这个人的意见与他们追随者们不一样;也不愿意跟随意见与自己相合,却经常(过于频繁地)改变立场的人。在此研究(调研、问卷、访谈)的基础上,本尼斯建议领导者应当“前后一致”、“言行一致”、“心口一致”,这种一贯的一致,比一时的一气儿,更让人觉得足以信赖。这样的建议,比起一般的泛泛而论,更让人信服。
 
最近的这几本著作,本尼斯都把话题集中在了“究竟是什么造就了领导者”这个关键问题上。这是个很久以来得到大家关心的大题目,同样也许可以是个案例研究吧,让我们不免好奇的是:什么造就了领导者本尼斯呢?
 
这就不能不说到了另外一个不常被人挂在嘴边但却极应该记在心间的人物——麦格雷戈了。
 
(作者,斌博士,时任清华经管学院院长助理, 现任清华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主任,本文2004年发表于《商学院》杂志)
 
敬请关注明天文章:“麦格雷戈,对人不错”
 
【相关文章】
 
  1. 杨斌2004年专栏文章:沙因老头

  2. 2020清华MBA名师论道 | 杨斌:人、组织、关系的思考——从五个词说起

  3. 清华杨斌新谈:《教、育、学一解》,面向未来,老师要融会贯通教、育、学,做好教师、导师、学伴等角色!

  4. 清华杨斌解读“教”与“育”的差别,器识决定未来,要靠育而非教!

  5. 斯坦福前校长汉尼斯对话朱永新杨斌:什么才是未来教育的要领?如何从知识到器识,从卓识到共识,从人手到人才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