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商学院频道 > 商学院时讯

杨斌2002年专栏文章:商学院的教室艺术

时间:2020-07-06 15:52:00来源:清晨的领导课作者:中国MBA网点击:

杨斌2002年专栏文章:商学院的教室艺术


哈佛商学院(小编拍摄,2019)
 
      【导语】近日,沙因教授新著《谦逊领导力》中文版上市,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主任杨斌教授作为“沙因组织文化与领导力系列”主编,为这套丛书专文做序。在这篇专文中,他提到了2004年发表在《商学院》杂志的旧作《沙因老头》。我向《商学院》杂志的朋友要到了这篇文章,已于6月20日发布。此外,我们也陆续找到了杨斌博士2002-2004年在MIT斯隆管理学院时给杂志撰写的一些专栏文章,谈管理学者,评管理教育,今天读来也多启发,甚至不乏新意。我们选择其中一部分分享出来,与大家共勉!
 
 多年前看到一句话,印象十分深刻——结构决定关系。今日分享的是从商学院的教室设计谈开,教室这个物理空间和环境的设计,体现了怎样的教育理念,是如何影响教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教学和互动的?正如作者所言:设计、实践中的小细节,其实都很忠实地在体现着大哲学。你把学生看做主体,那怎么考虑教师有麦克风,而学生没有麦克风的问题?
 
【斯隆管理游记之十二】
商学院的教室艺术
 
杨斌,2002
 
教室是很多人从小到大都很熟悉的一个地方。说到教室,人们通常会想起窗明几净宽敞明亮平静的书桌书声琅琅,嗯,还有同桌的你,并在脑海里浮现出自己这么多年来印象深刻的教室模样一一比如我,就想起了《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的那一幕。教室究竟应该是个什么样子?这个问题并不是一个傻问题,答案并非简单。尤其是说到商学院。
 

 
斯隆管理学院的大小教室,我已经都很习惯,并在心里很是羡慕,而居然这些教室会让院长头疼——他自己这么说的!在哈佛商学院(HBS)上完课后,我立刻就明白了施马伦茨院长的头为什么而疼,并立刻发生了对自己的羡募对象的别恋
 
马蹄形,或倒V形,或深槽形,是这里人们形容商学院教室之必须、经常用的几个字眼。80-90个座位,层层叠叠地在你面前延展开,站在马蹄形陷下去的中心,你能够跟每一个坐在座位上的同学进行无遮挡的对话交流——无论是语言问答的,还是眼神手势的。你能读到每个同学桌上所插立的名牌(字真的是非常大!),如果是高管教育项目,上面还有每个人的公司名称。当一个同学发言时,坐在他前方的同学很轻易地就可以将靠背椅扭转过来,给他一个正脸,倾听、关注他(而非听着后脑勺后面发出的声音)。教师、学生都不用扩音器,声音在整个教室里头能够被清晰地听到。教师能够自由地在教室座位的两个45度甬道走动,去接近学生,或听或讲。
 

哈佛商学院教室
 
斯隆学院的教室就是这么棒了,让我这个在清华三教、四教上课的老师已经很嫉妒了。而HBS的教室则更有细节上的美。斯隆教室的门多数开在前头,HBS的多数教室都有四个门,前后各二,而后面的两个门被一人高的挡板隔出一条走道,完全不会让人的进出影响正在进行的课堂。斯隆学院的教室是后改造的,所以U形更长更深,HBS的教室则设计得更宽更扁,最后一排学生离最前排的距离更短。排与排之间居然有较大的空隙,能够让老师比较舒服地走进坐着学生的一排当中去,而非只能在甬道上对坐在中间的同学喊话。黑板的数量足够多,分成三层可以用电控升降,正面、侧面都有,相对而言,斯隆教室中投影的位置更重要,而HBS则是以黑板为中心的,投影更像是辅助,幕布也并总不是拉出来落地的。等等。
 
更更更重要的,是HBSMBA学生整个第一年的所有必修课,每个班级是固定教室的,因此教室里头也就有了很多的布置,体现出这个SECTION(班)的个性、多样化(悬挂的国旗)、价值观(墙上的大家签名的使命表达、code of conduct)。学生们的座位并非一成不变,过一段就会有意识地让你换换同桌、前后座(这可不是为了保护你已经发育完的眼睛!)。课间时,学生们在自己的教室内外放松惬意地交流。而斯隆的学生在跑教室(你是说锻炼身体也不错吗?!)。
 

张瑞敏给哈佛MBA上的一堂课
 
也不完全是个钱的问题,尽管确实有经费是否充裕的问题在。对比起来特别是结合上课时的感受来分析一下,教室艺术,不是个物理空间的设计问题,而是教育理念、教学法、甚至学习理论在空间、实体上的一个折射体现,虛(哲学)真正在这里影响着实(教室设计,classroom layout)。
 
比如:谁是教室的主人?或者用主体、主导这样的词来问?是教师,还是学生(学习者)?还是都作为学习者、参与者的教师和学生?再比如谁是教室的焦点?比如大家目光、注意力的核心?花时间看的最多的地方?是书籍、是投影内容、是板书、是教师的脸、嘴(抱歉,容易让你想到嘴脸)、还是什么别的东西?
 
设计、实践中的小细节,其实都很忠实地在体现着大哲学。你把学生看做主体,那怎么考虑教师有麦克风,而学生没有麦克风的问题?他们的参与(发言、讨论、争辩)是装饰?是桥段过渡?还是真正的教室教学中应该发生的最为宝贵的东西?!你如果把投影看做焦点,那怎么才能让学生认为他的发言他对于问题的看法不是些假想敌、错误的靶子,真正的标准答案已经早早地(有时这个早早指的是好些年前)准备好了在教师的电脑里准备投影上去?!倘若你觉得板书应该反映问题的思维流动,解决问题的框架感应该在板书中有很好的呈现、梳理,那怎么才能避免让学生产生教师在有挑拣地按照自己早有的逻辑把学生的发言写到黑板上,没有被选上的发言是否有偏了、错了、没有资格登大雅之堂的挫折感受?!站在(高出一块的)讲台上的教师,是否有sage on the  stage(讲台上的圣贤)的隐喻,是否让管理教学等同于管理教材,等待着把成熟的理论从一个灌满了水的容器濯输到另一个空的容器?
 
桌子是否桃木的,椅子是否让腰感到舒服,投影的流明数,打音器是否吱吱啦啦,你还在纠结这些吗?我们真正有了钱有了地建了新的楼,我们就会自然设计出、建成一个好的”“对的教室吗?
 
虚拟的、逻辑上的教室,才更是考验关键的教育思想落地的挑战呢。当我们拆解ClassRoom这个词的时候,我们要理解中间有个CLASS不要想象成中国式的班级,不如理解为学习的社群(Learning Community,要发生学习的过程,发生在ROOM(空间、余地、可能性)中——ROOM这个词真的就说的是个空间、余地、可能性,这里没有什么定型、固定模式(绝不是说斯隆和HBS就是标准答案),需要的是用心育人、用心教书,用心在教育过程中去探索各种可能性、发挥和实现你的想象力。
 
教育如此,管理亦然。你的会议室会设计成、摆放成什么样子,这不会内化为每个人心中的组织规范吗?是平层大家都参与,还是一言堂?墙上是挂满CE0的画像还是来自公司消费者的褒奖?Who really matters?!
 
商学院的教室艺术,透过每个蕴含理念的细节,每一刻都在讲述着这是个怎么样的学院(What kind of Business School we are)的故事。这难道不是个顶要紧的大事儿吗......
 

(作者,杨斌博士,时任清华经管学院院长助理, 现任清华经管学院教授、领导力研究中心主任,2002,原刊于《周末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