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商学院频道 > 商学院时讯

清华五道口MBA | 基金经理谈股市:价值成长、科技投资和超额收益

时间:2021-09-03 18:39:12来源:作者:中国MBA网点击:



A股市场在今年一季度以来,经历了大幅度的调整之后,在二季度很多板块也迎来了强劲的反弹。市场热点散乱,行业快速轮动,除去今年新上市的股票,一共有4139只个股,其中今年上半年共取得正收益的有2003只个股,占比48.39%,不到一半。如何做好研究选好股,找到优质的生意,找到超额收益,是每个二级市场投资人都在打磨的投资框架。四位清华-康奈尔双学位金融MBA校友、二级市场的投资老将,和我们分享在跌宕起伏的行情中,如何打磨自己的投资哲学。
 
图片
 
以下内容摘自清华-康奈尔同学发展论坛Fractal Day。

金融MBA2017级李广帅:做好跨市场的垂直科技投资,看好 SaaS行业和云端的加速成长
 
图片
 
清华-康奈尔双学位金融MBA2017级校友 李广帅
 
李广帅早早就在科技行业布局,多年以前就在美元基金做投研,一直围绕科技垂直行业做投资,广泛涉猎美股A股和H股。如今创办云睿投资,李广帅希望能结合中美市场,深耕科技行业,做一只跨市场的科技基金。
 
李广帅笃信价值投资方法论:选择正确的人,正确的事,和正确的价格。在他看来,科技行业是个非常好的长期投资赛道。喜欢从产品研究入手看公司的价值和壁垒,从外部空间入手看行业的深度预期,还需对人和组织有深入理解。这套打法本质和一级市场殊途同归。不同的是,二级市场特有的市场情绪波动,时刻在影响定价。因此李广帅要求团队做好扎实研究,通过不断修炼内核来抵抗非理性因素的干扰。
 
未来怎么买?李广帅认为要从整个行业的估值水平和对行业的发展做一些基础的判断,定性和定量相结合,看被投公司潜在收益率的情况,再决定是否“扣动扳机”。他看好科技驱动提升产业效率,估值方面目前SaaS行业的估值相比去年有所“降温”,长期来看是比较好的布局时点;而云计算整体也到了20%市场渗透率的拐点,行业从20%到80%的发展将是确定的方向。

金融MBA2017级赵鹏飞:管理自己的心性,把时间花在最优质的生意里
 
图片
 
清华-康奈尔双学位金融MBA2017级校友 赵鹏飞
 
赵鹏飞是一位14年的老股民,比较早便走上了价值投资的道路。从机构出来创立了澄池资本,践行长期价值投资策略。赵鹏飞认为:想明白赚什么钱很基础,他赚的是企业内含价值不断增长的钱,而不是市场情绪或博弈的钱。价值投资最高的门槛其实是对自己心性的管理。
 
关注企业的内含价值,对研究能力则有极高的要求。赵鹏飞强调独立、深度的研究,在过往的从业经历中,他建立了一套系统化的投资研究流程。他要求手下的研究团队各有专长,需要具有产业背景或深耕研究的咨询机构,有自己独特的产业资源。不仅要会信息收集,还要对信息有效加工,能够推演未来五年的行业发展。
 
此外,赵鹏飞要求团队把最多的资源(包括时间)花在最优质的生意和团队上面。价值创造本质上来源于企业家精神,而卓越的企业家精神在任何经济体中都非常稀缺。赵鹏飞的团队建立了一套衡量企业家及组织的研究框架,同时作为一家企业,他很重视公司文化与组织力的打造。公司的考核激励制度、沟通方式、行为准则都是创始合伙人们过往深度思考和价值观的反射,例如公司扁平化的管理,让投研会上讨论非常激烈,大家已经形成了基于事实、就事论事、充分争论的文化。
 
赵鹏飞看好消费服务、科技和先进制造。人均可支配收入确定性的增长和高素质人才红利确定性的释放带来了巨大的长期投资机会。

金融MBA2018级汤玮立:“我有你无”,获取阿尔法首先要对制度优势进行深刻洞察
 
图片
 
清华-康奈尔双学位金融MBA2018级校友 汤玮立
 
超额收益是什么?汤玮立回归投资的本质,就是阿尔法和贝塔。作为甄投资产总经理,汤玮立认为,获取阿尔法首先要对制度优势进行深刻洞察,也就是“我有你无”——例如涨停板敢死队就是一种制度差异的结果。
 
这也影响了汤玮立自己的打法:利用信息优势重仓。不过他也认识到,如果利用信息不对称来就能超额回报,当各家模型类似,只是参数稍有不同,随着市场有效性的提高,阿尔法的回报自然也会下降。
 
对于目前A股资产的估值而言,汤玮立认为虽然核心资产估值较高,但依然会有成长空间。权益投资中,行业估值各有高低,但汤玮立依然主张买高估值的行业,因为涨幅更快。不过A股杠杆比较高,对流动性的边际放松非常敏感,因此总体来看汤玮立下半年的策略还是会比较谨慎。在未来的投资方向上,他会基于机器学习和量化投资分析,持续追求基于贝塔之上的阿尔法。

金融MBA2019级徐超:做价值投资的长期主义者,从中观和行业层面去做判断
 
图片
 
清华-康奈尔双学位金融MBA2019级校友 徐超
 
不同于其他创业者校友,徐超一直在南华公募基金任权益投资负责人。囿于公募基金的特点和排名压力,徐超在风格和打法上都有限制和特点。从他的逻辑来看,A股的投资打法可以大概分成两派——一种是追求低估值,入手市盈率低分红高的股票;另一种是偏成长投资,追求企业的价值成长。从实践经验来看,价值成长投资风格的效果更好。而如何定义价值成长,在徐超看来,跟基金经理对价值来源的理解有关。有的投资风格认为要追逐高增长的行业,追逐增长红利,有的则对公司的人和企业文化有要求。
 
徐超自己的打法有三点:一是关注赛道和行业集群,二是关注公司的核心竞争优势,三是关注公司的治理结构和管理层。他发现一个好公司后,除了要仔细分析行业的赛道,还要看未来两三年的发展,有可能管理好的公司目前的成长性并不高。此外,仅仅看公司和赛道是否优秀是不够的,因为A股市场的散户非常多,情绪化严重,如果完全不做择时加以调整,就会影响LP的体验。因此如何自下而上看准标的,同时自上而下适时调整优化组合和仓位,也是徐超不断打磨和反思的投资框架。
 
对于下半年的A股走势,徐超认为还是要结合中观和微观共同判断。对于目前“抱团”资产价格较高的情况,徐超觉得好的资产是有共识的,资金的聚集效应就会推高估值。宏观因素的扰动固然重要,但徐超认为更重要的是要在中观层面看行业,标的能否领跑行业几年时间。
 
徐超感慨,投资是一个时刻充满遗憾的工作,时常会看错或者错过一些标的,这也给他很多的启示。踩准一条“厚雪长坡”的赛道,享受到行业发展的红利固然重要,对抗股市的情绪波动,做到长期主义,磨练心性则需要更加专注和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