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休闲广角 > 人生哲理

MBA人生哲理:硬币花

时间:2015-09-18 10:27:35来源:中国MBA网作者:中国MBA网点击:

人生哲理:硬币花

  那几年,女人过得很苦。丈夫在某一天夜里丢下她和刚上初中的女儿小玲,突然撒手而去。偏偏女人那时候下了岗,家里失去惟一的经济来源,日子更是雪上加霜。生活仿佛一下子走到了尽头,眼前,望不到边的黑暗和绝望。
  
  正是这时候,男人拉了她一把。
  
  男人和她有过一段荡气回肠的恋情。当然只是曾经,生活并没有让两个人最终走到一起。有时在街上邂逅,男人会向女人微笑着点点头,甚至停下来,表情轻松地和她拉几句家常。人生就是这样,过去的,就过去了,敢爱敢恨或许只是一种假设。为什么要恨呢?那会让一个人变得狭隘和痛苦,永远生活在自我折磨之中。
  
  男人经营着一个很小的服装厂。工厂效益虽然并不理想,可是他认为,从厂里挤出一点事给女人做,应该并不太难。可是让女人做什么呢?她不会蹬万能机,不会裁剪,不会数据统计,甚至提不起沉重的电熨斗。并且以女人那样单薄的身体,能经受得住那么辛苦的车间劳动吗?愁眉不展的男人想了好几天,终于有了办法。他想起女人曾经为他钩过一副很漂亮的手套,这说明,女人会使用钩针。那么为什么,不让她为工厂钩些“硬币花”呢?
  
  “硬币花”是一种用细毛线钩成的五个花瓣的小花,二分硬币一般大小,缝在出口毛衣的袖口和胸前。作为一种服装辐料,“硬币花”用量很大。他的工厂一直需要这种“硬币花”,以前,他总是把这些钩“硬币花”的活儿分给附近郊区的农妇,这样不仅保证了工厂编制的精简,还使得那些郊区农妇在农闲时有一点额外的收入。钩“硬币花”并不太难,半天就可以学会,手头快的农妇,一天就可以钩出200多朵。他会为每朵“硬币花”支付一毛钱,对她们来说,这也算一笔可观的收入了。
  
  他把这想法跟女人说了,女人当然很高兴。——生活再一次看到了希望,她的女儿,还可以继续读书。从此每个月的固定一天,女人都会来到他的工厂,送来钩好的“硬币花”,领走下个月需用的毛线,然后将她的收入一五一十地结算清楚。那天他会准时坐在办公室里和女人一起数着一朵一朵的“硬币花”,那些五颜六色的小花在他的办公桌上开放,他似乎闻到它们的芬芳。
  
  女人钩花的速度越来越快,加上起早贪黑,每个月,她都会有一笔可以勉强将生活维持下去的收入。用这些钱,她的女儿读完了初中和高中,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因为女儿,因为“硬币花”,女人虽然很累,却很开心。
  
  第二年,男人不再需要附近郊区的农妇们为他加工“硬币花”。他说现在这种毛衣出口量减少了,“硬币花”用量不大,女人一个人来钩就已经足够。他的做法当然招来一些风言风语,有些话,甚至说得很刻薄、很难听。可是他不管,每个月的那一天里,他照例都会等在办公室,和女人一起趴在桌子上数着一朵一朵绚烂的“硬币花”。
  
  后来,他把每个“硬币花”的手工费涨到了两毛钱。女人说一毛钱就挺好了。他说不,现在全国都是两毛钱的价格,怎好还让你拿那么低的价钱?看男人决定了,女人再没有推辞。其实女人那时真的需要更多的钱。女儿读大学了,生活压力变得更大。每个“硬币花”从一毛钱变成两毛钱,这等于说,女人每个月的收入会增加一倍。女人想,等她学贸易的女儿大学毕业,一切都会变得好起来。到那时,她和女儿,一定要好好谢谢男人。
  
  女人每天钩着五颜六色的“硬币花”,一晃就是十年。
  
  那天女人最后一次去男人的工厂。当然是和她大学毕业的女儿去的。她说感谢你这么多年给予我的帮助。如果没有你和你的“硬币花”,我和小玲,可能熬不到现在。现在我要和女儿去另外一个城市——她在那里,有一份很好的工作。男人说你不用感谢我,其实我也没帮上什么忙。钱是你自己挣的,又不是我的施舍。那天他们坐在一个小饭馆吃了一顿饭,那也是男人最后一次见到女人。
  
  几年以后,男人的工厂突然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困境。成衣开始积压,资金周转困难。由于没钱购买生产所需的布料,他的工厂几乎处于半停产状态。面对眼前的窘迫,男人一筹莫展。甚至,男人想,他和他的工厂,可能熬不过这道难关。
  
  可是突然之间,一切峰回路转。
  
  那天工厂里来了一位年轻人,他自称是某个公司的业务员,要在几天之内采购到大量的“硬币花”。他说他跑了很多服装厂,可是都没有找到他所需要的“硬币花”。如果贵工厂有现货的话,他们公司愿意出很高的价钱购买。
  
  男人说,有。
  
  男人带他去仓库,然后打开角落里一个巨大的木柜。木柜里塞满了很多叠放整齐的布包,男人取出其中一个布包,打开,布包里,竟然全是五颜六色的“硬币花”!
  
  年轻人随手捏起几个,捧在手里细细地看。他说很好,这些“硬币花”我们公司全要了……总共有多少朵?
  
  男人说,约100万朵。
  
  年轻人问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库存量?
  
  男人笑一笑说,十几年前,工厂需要很多这样的“硬币花”,可是后来,我们不再出口那几款需要“硬币花”的毛衣,这“硬币花”就积压下来了……这是一位女人十年的劳动,每天钩300朵左右,钩了整整十年……这里有100多包,每一包,正好10000朵。
  
  男人知道,他和工厂的难关要过去了。他会用卖掉这些“硬币花”的钱购买急需的布料,重新组织生产。如果一切顺利,他坚信自己的工厂马上就会好起来。
  
  这些看似没有生命的“硬币花”,不但帮助女人度过了难关,更帮助了男人自己。似乎现在,这些五颜六色的“硬币花”真的竞相开放。它们姹紫嫣红,散着迷人的芳香。它们为男人,带来了好运。
  
  故事到这里,其实才刚刚开始。
  
  ……年轻人伏在桌子上,为这笔货款,签下很大一张支票。男人接过支票,感激地问他,能问一下您老板的名字吗?
  
  她叫小玲。年轻人说,她说她的母亲,曾经在十年时间里,为您的工厂,栽下100多万朵“硬币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