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MBA案例库 > 创业管理案例 > 财务管理案例 > 文章正文

亿万富翁养成记

时间:2018-05-31 15:37:47来源:作者:中国MBA网点击:

  Q 1:请问您如何挑选杰出的人才?如何判断他们是否契合伯克希尔的文化?  A 1:虽然人才很多,挑出适合我们公司的人才却并不容易。我知道一个人,他绝对能跑赢标普指数,但是他这个人,我把女儿嫁给谁,都

  Q 1:请问您如何挑选杰出的人才?如何判断他们是否契合伯克希尔的文化?

  A 1:虽然人才很多,挑出适合我们公司的人才却并不容易。我知道一个人,他绝对能跑赢标普指数,但是他这个人,我把女儿嫁给谁,都不可能嫁给他。所以说,最基本的第一条就是,我选择的人才,必须是我认可的,是我愿意交往的,是我能当朋友、当家人的。这样的人,既然能得到我的认可,身上必然有我钦佩的优点,和我有共同的追求。这样的人,甚至是比我更优秀的人,是我希望效仿的人。这样的人,我钦佩他们的行为举止和才能智慧,我更欣赏他们无可挑剔的人品,特别希望和他们成为朋友。我交待给他们一件事,他们能做十件,他们总是比我的预期做得更好。选人一定要选一流的人。

  Q 2:请问您如何定义“成功”?在您从事投资的这么多年中,您对成功的定义是否发生过改变?

  A 2:有句俗话说得好:成功是实现追求的满足,幸福是珍惜拥有的知足。(Success is about getting what you want, while happiness is about wanting what you get.)我个人认为幸福更重要。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始终追求财务独立。我希望为自己工作,为自己尊敬的人工作。我希望由自己掌控决策过程。25 岁时,我赚来的钱已经足够生活了。那时,我有两个孩子,我那时的钱大概相当于今天的 200 万美元。从那以后,无论赚了多少,都是我用不完的。

  在你们一生的工作中,希望你们的心里始终装着一个记分牌,你自己去衡量是否对自己的表现和成就满意。周围的世界如何看待你的成绩,别太在意,你应该关注的是,你自己到底认为你做得怎么样。在投资收益方面,我个人的成功是次要的,伯克希尔的成功始终是第一位的。只希望大家记住一点,始终努力做个好人。

  Q 3:请问您是如何抓住逆向投资的机会的?另外,您如何看待风险?

  A 3:凭借多年的经验,我们在伯克希尔形成了一些过滤条件。在了解或研究一个投资机会时,只要有一个过滤条件把它筛掉了,我就绝对不投。查理也有类似的过滤条件。我们不强求搞懂很多东西,我们只要搞懂一些东西就可以了,这就是我们能力圈范围之内的东西。举个例子,今天上午各位参观了内布拉斯加家具城 (Nebraska Furniture Mart),在伯克希尔收购该公司时,它的创办者 B 夫人选择了现金,没要股票,因为她认为自己不懂股票。知道自己的能力范围很重要。再过 5 年,汽车制造业的哪家公司能独占鳌头,我不知道,所以我不去选汽车股。我更愿意在自己的能力圈范围内做简单的事。好机会是那种尖叫着要你买入的(Good decisions scream at you.)。例如,2008 年,资产价格便宜了,这时候就不能怕。在你们一辈子的投资生涯之中,这种天上掉金子的大好机会,大概能遇到 6 次。

  讲到风险,在伯克希尔的历史上,我们的投资组合有过一次 2% 的亏损,两次 1% 的亏损,都发生在 1974 年和 1975 年,当时我们卖出了便宜的资产,买入更便宜的资产。投资股票,如果长期持有,是没风险的,只是把现在的购买力节省下来,留到将来。现金才是有风险的资产。金融理论中用贝塔系数衡量风险,但波动不是风险,购买力的减损才是风险。把时间拉得越长,波动的影响越弱。投资的风险还是来自做投资的人。在我们即将发布的年报中,我将讨论如何重新认识风险。人们普遍认为股票比债券风险大,从长期来看,并非如此。

  Q 4:请问您是否靠抄作业赚过钱?

  A 4:我更喜欢靠自己发现投资机会赚钱。我更喜欢找到价格合理的好公司。用捡烟头的方式投资能赚钱,但是捡烟头的投资方法在资金规模小的时候效率更高,在早些年的时候更好用。靠捡烟头,没办法打造优秀的公司和生意。我不读券商的报告,很多人向我推荐投资机会,但我不主动问别人该买什么。我守在自己的能力圈里。伯克希尔管理的资产规模大,能做的投资有限。在少有人关注的地方,经常有价格便宜的好机会。例如,我前一段时间筛选韩国股市,找到了一些值得关注的机会。

  当年,我翻阅 1951 年出版的穆迪手册,寻找投资机会。翻到后面,在第 1433 页,有个好机会。我发现了西部保险公司 (Western Insurance),它的每股盈利是 29 美元,股票最高价 13 美元。这个机会不是任何人告诉我的。我随后咨询了一些保险经纪人,了解了西部保险公司的情况,发现这家公司没问题,就买了它的股票。

  总之,我更愿意读第一手的公司财报,更愿意请教业内人士。

  Q 5:您和芒格先生将写下两位对今后 50 年的展望。请问您的展望是什么?

  A 5:在过去 50 年里,我们一直致力于将有发展潜力的公司收入伯克希尔麾下。经过多年努力,凭借伯克希尔已拥有的公司,我们相信我们已经给伯克希尔积蓄了充沛的发展潜力。再加上我们正确的组织和文化,伯克希尔的生意能长期保持平稳增长。

  Q 6:请问您如何看待收入不平等的现象?

  A 6:收入不平等的现象将越来越严重。收入不平等这个说法本身有问题,我们本来也不该追求收入均等,而是应当努力实现机会均等。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垫底的 10% 或 20% 的人将被甩得越来越远。这个现象产生的原因是,社会的专业化程度越来越高。在农耕时代,智商 150 的人和智商 80 的人,收入差距没多大。种地,大多数人都会种。到了制造业时代,专业化程度增加了,但收入差距不是特别大。发展到当今社会的市场结构,具备专业知识技能的人获得了显著的优势。以拳击为例。电视转播出现之前,最优秀的拳击手打一场比赛能得到 6000 美元左右。最近,在曼尼·帕奎奥 (Manny) 和弗洛伊德·梅威瑟 (Mayweather) 展开的对决之中,奖金高达几亿美元。电视的发明令拳击比赛得到推广并产生巨大商业利益。

  导致收入不均的另一个原因是税法,税法对超级富豪有利。全美国前 400 位赚钱最多的人交税的税率还不到 20%。

  总之,市场机制无法真正解决收入不平等的问题。然而,我们目前也没有更好的机制。

  Q 7:您如何评价当前的公司治理情况?您认为激进投资者为股东创造价值了吗?

  A 7:假如我是一个新任基金经理,只琢磨如何吸引资金,我也称自己是激进投资者,这个标签现在很流行。激进投资者要不断寻找公司作为激进投资的对象,从事激进投资的人越来越多,作为激进对象的公司越来越不好找。

  激进投资者有一个问题,有些人只以炒高股价为目的。我本人只支持少数激进投资者,不认同一些目光短浅的激进投资者。

  激进投资这股潮流还没到头,什么时候激进基金不赚钱了,这股潮流才会消退。很多概念本来是好的,只是华尔街总把这些概念搞过头。再好的概念都有个度,激进投资者遍地都是,这不是好事。

  Q 8:您年轻的时候坐得住冷板凳,能沉下心来思考,形成自己的思想。在今天无处不在的社交媒体和信息海洋中,学生们似乎失去了您当年专注思考的能力。我们更喜欢豆腐块信息,读不下去大部头的书籍。请问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请问深入的、独立的思考对您几十年的投资有何帮助?

  A 8:我们之所以能取得今天的成功,主要在于我们把大量时间用于思考。伯克希尔不开任何会,也不设任何委员会。要说如何成为一个更理智的人,除了坐下来阅读,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我本人和查理每天都把大部分时间用于阅读。

  有效市场理论教出来的学生很吃亏,那些通过不断阅读发掘价值的投资者占了很大便宜。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别人总是抱着手机,不知道阅读和思考,我就比别人更有优势。当别人在那发消息分享自己早餐吃了什么的时候,我读了几份年报,多了一些知识。

  我这一辈子见到的变化很多,特别是人们利用时间的方式,变化特别大。

  Q 9:在评估公司的过程中,有什么问题是投资者应该问,但却经常忽略的?

  A 9:一开始,先看一个行业的 7-8 家公司,和每家公司的管理层交流,问他们一般的调研问题。另外,还要问每一家公司的管理层,他们愿意选择哪家竞争对手,把自己的钱投进去并 10 年不动。再问他们,选择做空哪家竞争对手。问遍了这两个问题,你对这个行业的了解可能比那些老行尊还深刻。

  个人提升方面也一样,建议你们用这个方法审视你们周围的人。

  在你的朋友之中,谁是你的榜样,谁是你的反面教材?不妨这么想,你想买入哪位朋友,拥有它今后 10% 的收入,同时你想做空哪位朋友。想一想你的榜样身上有哪些优点,把它们变成自己的。反面教材身上有哪些缺点,在自己的身上摒弃。在座的各位都是年轻人,你们仍然有机会改掉坏习惯。“习惯的枷锁,开始的时候轻得难以察觉,到后来却重得无法摆脱。”(The chains of habit are too light to be felt until they are too heavy to be broken”.)

  Q 10:关于避税的一个问题。

  A 10:略。

  Q 11:您刚才提到了 B 夫人,您在去年的年报中也提到了 B 夫人,您说我们这些年轻的学生可以从 B 夫人身上学到很多,请问 B 夫人最值得我们学习的是什么?

  A 11:请各位想一想,一个女人历经艰辛离开苏联,踏上一片陌生的土地,一句英语都不会讲。她开始用了 16 年时间,靠卖旧衣服攒下 2500 美元,到最后竟办起了价值将近 10 亿美元的大卖场。她没有新奇的发明、没有大量的资金、没受过专业的教育,但是她却取得了这么了不起的成就,她一定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山姆·沃顿 (Sam Walton) 和 B 夫人类似。1960 年代末,正是西尔斯百货如日中天的时候,那时的西尔斯在芝加哥有 100 家分店,2000 多万信用卡客户。西尔斯开新店,地皮随它选,资金雄厚到根本用不完。没想到,阿肯色州一个开皮卡的小人物后来把西尔斯打垮了。

  查理和我都喜欢读传记,我们读传记都带着问题读,琢磨“这些人为什么成功?”“这些人为什么失败?”按我的总结,西尔斯是一家很典型的因为 ABC 失败的公司,A 代表 Arrogance(骄傲自大)、B 代表 Bureaucracy(官僚主义)、C 代表 Complacency(不思进取)。这三个毛病西尔斯都犯了。把一家公司做大了,取得了出色的成绩,这以后,一定要谨防骄傲自大、官僚主义、不思进取的毛病。

  山姆·沃顿和 B 夫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对自己的生意的那份热爱。出于这份热爱,他们追求的完全不是金钱,而是做到最好。热爱能释放出强大的力量。只求钱财,成不了,只有为了追求最好而全力以赴才行。我们收购企业的时候,始终特别重视企业的经理人,希望在收购完成后,他们对生意的热爱没有丝毫的减少。与这样的经理人在一起,我们放心。

  Q 12:2013 年,您在一篇文章中说,您对未来的美国经济持乐观态度,您还说女性将为经济发展做出更大贡献。您能否讲一讲女性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

  A 12:1920 年代之前,女性和少数族裔还没参与到经济中来,只凭一半劳动力的贡献,美国的人均 GDP 在几十年里就增加了 6 倍。如果所有劳动力都参与进来,经济当然能取得更大发展。在过去 15 年到 20 年里,美国的女性发挥了日益重要的作用。我的姐妹头脑不比我差,人品也都很好,她们和我出生在同样的时代,但是她们却得不到和我一样的机会,没办法取得和我一样的成功。在那个年代,人们觉得女孩能找个好人家嫁出去就行了。即使在今天,女性的地位和机会仍然不如男性。在伯克希尔的 12 位董事中,只有 3 位是女性。2015 年 3 月 5 日,我将发出我的推特账户开设以来的第六条消息,是与女性经理人有关的。

  Q 13:请问优秀的投资者有什么共同点?

  A 13:一个是坚持自己的投资理念不动摇,另一个是不被情绪波动左右。优秀的投资者从数据出发,他们做投资乐在其中。投资做得好的人是那些真正喜欢投资的人。他们把做投资当成打比赛,投资是他们喜爱的比赛。优秀的投资者,第一追求的是正确,其次才是赚钱,决策正确,钱随之而来。投资要有一股韧劲。在诱惑面前,在别人的干扰面前,能否仍然坚持自己的信念?因为随大流而做蠢事的聪明人,我见得太多了。还有一点,优秀的投资者总是放眼未来,不沉醉于过去的成功,也不沉湎于过去的失败。各位不妨读一读历史,看看历史上发生过多少惨烈的事件。我们卷入了二战,也打过内战。美国一定行!

  Q 14:请问您认为国外公司有哪些方面是美国公司需要学习的?

  A 14:一定要和比自己水平更高的对手同场竞技。美国的营商环境最出色,能在美国国内做好就可以了。别人的成功虽然耀眼,但我们自己去复制却很难。另外,我们不仅要研究成功案例,还要研究失败案例。从我个人的经验来讲,我在冷眼旁观市场的过程中很受启发。2008 年的金融危机如同一场大电影,电影正在放映的时候,谁都不知道将如何收场。在我看来,中国进行了改革之后,中国的体制更接近美国。

  Q 15:请问在今后 20 年中如何才能提升美国的竞争力?美国竞争力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什么?

  A 15:如今的信息丰富程度是难以想象的。在座的各位,你们要知道,你们今天的生活可比当年洛克菲勒的生活都好多了。在今后 20 年,我们的生活水平一定比今天还要高。我回想起 20 年前看牙医时的经历,仍然心有余悸。20 年后,人们回过头来看今天,一定有同样的感觉。

  经济进步了,恐怖袭击制造伤害的本事也更大了。我认为网络攻击、核武器、生化武器袭击是美国竞争力面临的最大威胁。目前,人类面临的最大威胁是核战争。如果能完全消除核战争的威胁,哪怕我用尽自己的所有财产,我也愿意。可惜,目前基本没什么办法能完全有效地阻止核战争。

  Q 16:关于 EBITDA 的问题。

  A 16:略。

  Q 17:请问需要知道哪些信息,才能给一家公司估值?

  A 17:要深入了解一家公司,必须先了解它所在的行业。只投资自己能看懂的公司和行业,别离开自己的能力圈。你需要知道这家公司和同行相比的竞争优势在哪里,它的管理层是否优秀,最重要的是,它有没有护城河。连一家公司有多少竞争对手都不知道,还是别投资了。可口可乐的护城河是可乐没有味觉记忆、喝了不腻,铁路公司的护城河在于行业已经饱和,没人可以再建新的铁路了。所以,可乐、铁路,这两个行业,我现在都投资了。

  Q 18:您表示将财富用于慈善,把个人财富捐赠给盖茨基金会,还有您子女的基金会。请问您是否有特别希望支持的事业?

  A 18:我认为网络攻击、核武器、生化武器袭击是当前人类面临的最大威胁,我特别想为解决这个问题出一份力,可惜找不到合适的途径。我年轻的时候拿出过一笔钱,捐给了我妻子的基金会。当时,我妻子想把我们多余的钱都捐了,但我不想失去复利的力量。当时捐,能捐 1 美元,留到后来再捐,我或许能捐 1000 美元,所以我一定要让钱保持复利增长。

  让我亲自去做慈善,我做不好。于是,我把慈善外包给了 5 个基金会,包括盖茨的基金会,还有我子女成立的基金会,在解决世界面临的问题方面,他们比我更热心。我个人还是希望钱不要用来解决地方的小问题,而是用来解决全球的大问题,哪怕失败了,也没关系。

  钱对我已经没用了,我自己够花的就很知足了,但是钱对世界上的其他人可能有巨大的用处。对我而言,更多的金钱,是负债,而不是资产。

  我也在劝别人加入 Giving Pledge,签订协议在去世后将 50% 以上的个人财富用于捐赠。现在,已经有 127 个人签了协议。前几天,扎克伯格 (Mark Zuckerberg) 也签了,这是我们取得的一个巨大胜利。扎克伯格能号召更多年轻的亿万富翁像他一样捐出自己的财富。

热点动态
高端访谈MORE+